明日歌·山河曲 明日歌·山河曲1 第十四章 佳人 2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胭脂怅惘地道:“我想回灵山,请家兄出山。”瞧了他几眼又道,“大人请恕小女子无礼。适才听楚家大公子言道,大人是康和王的世子,新封的廉察。胭脂忧心兄长,语多失态,还望大人见谅…”

    她的话立即被郦逊之阻住,他摇手道:“我也算江湖人,姑娘只管直呼其名。在下奉旨稽查一个案子,也与令兄的暗器有关,尚有许多不明要向姑娘请教。我与父王正要去杭州,如蒙不弃,想请姑娘同行。”

    胭脂变了脸色,像是惊扰过度,身子摇摇欲坠。郦逊之连忙扶住她,只听她一字一句地问道:“什么大案居然惊动圣听,需公子亲自稽查?难道有人对皇上不利?”

    “姑娘莫要多猜,此处非说话之地,如能同行,我这就喊辆马车过来。”郦逊之仔细看了看她,见她双唇微紫,仿佛中毒的模样。

    胭脂知他看出不对,忍痛道:“我遭了暗算,不过没大碍。”

    郦逊之心中挂念父王安危,怕那黑衣人会对他们下手,忙道:“我已耽搁不少时候,姑娘又有伤,事不宜迟,容在下权且逾礼,载你一程可好?”

    “如此有劳公子。”她挣扎着,先一步上马。郦逊之看着她的背影,反倒迟疑了一下,才跃上马去。

    两人纵马急行,赶上王府众人。此时车近城门,郦逊之特意挑了与处于北面的圣德门相对的南门,将朱批的折子先递了过去。康和王在京城声誉极好,守城将士见了龙佑帝亲笔御批,自无异议,打开城门就要放车队出门。

    这时偏偏斜刺里闪过一支卫队,胸口绣了富贵海棠花纹样,齐刷刷拦住众人去路。郦逊之识得为首那人依稀是金氏子侄,只想不起来他的名字。

    那人生得奇矮,明明穿了高头的金花银靴,仍是身材短小,辜负了一身银鹤绣袄。一旁的守卫忙向来人请安,郦逊之听得他们称呼“小侯爷”,忽地想起这人正是随喜侯金敏的大儿子金菏。

    金菏见是康和王府的车队,且听守卫说到康和王亦在车中,不敢怠慢,先是恭敬地向郦逊之行了一礼,复又略带傲气地道:“不知世子可曾听说,皇上业已关闭九城,恐怕这几日贵府是不能出城的了。”说话间,他盯着郦逊之身前的胭脂多看了两眼,眼光甚是淫亵。胭脂低下头,侧过脸去不予理会。

    郦逊之翻身下马,微笑道:“小侯爷是否知道,皇上今早特意下了恩旨,准我郦氏回乡?”金菏一怔,见他不似说笑的模样,将信将疑地道:“果真有此事…”郦逊之道:“圣上金口所说,谁敢乱讲?就是给逊之借个胆子,也不敢假传圣旨。小侯爷莫非信不过我?”

    金菏忙堆满了笑意,招呼金氏家将让开一条道,道:“世子说笑,我这就叫他们开城门,送世子出去。”说着向郦逊之施了一礼,跑去守城卫士那里吆喝了几句。郦逊之暗暗好笑,心想本就没打算为难,这人倒是唱作俱佳。

    雪凤凰耐不住性子,跳下马车来到他身边,冷笑道:“又是姓金的来捣乱?”见他马上坐了一个女子,大觉怪异。郦逊之道:“他们要不来,我倒奇怪。好在是个会见风使舵的,不然皇上只是口谕,真要请旨还是麻烦。”他留意到雪凤凰的眼神,忙道:“这位是断魂之妹胭脂,刚刚遇上,她中了毒。”

    雪凤凰点了点头,并不在意胭脂,反而笑道:“论权势,你们郦家跟他们金氏不相上下,我才不怕你会吃亏。”郦逊之皱眉道:“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们怎能相提并论!”心想雪凤凰怎对胭脂毫不关心,又不便多讲。

    金菏自说自话忙了一场,总算放他们平安出城。

    出了城门,郦逊之也不骑马了,把胭脂送入江留醉歇息的马车上。他坐进车内,叫人拿垫子给胭脂靠着,亲自倒了水给她喝。花非花瞧出她中毒,主动伸手搭她的脉。雪凤凰不冷不热地抬眼瞥了胭脂两下,始终抱臂安坐一旁。江留醉时不时问几句话,又猜想那黑衣人的来历。车里一时十分热闹。

    胭脂歇了一会儿,脸色大大缓和,郦逊之忙问花非花伤势如何。花非花说无大碍,随手写了几味药,郦逊之即刻叫人快马回城抓药。这时,半晌没出声的雪凤凰忽然道:“这车可真挤,我想骑马去。”

    郦逊之道:“外面冷,坐车舒服,还是坐车好。”江留醉看了看四周,也道:“不挤呀,这车够宽敞。”雪凤凰冷笑道:“我一个人惯了,人多就不自在。你们慢慢坐。”掀起帘子,一个纵身出了车。郦逊之盯着帘子叹气,这个名盗果然有点麻烦,总喜生事。

    胭脂在一旁道:“是我不好,叫各位受累。”郦逊之道:“不关姑娘的事,她就是这个脾气。”江留醉也笑道:“她人很爽快,说什么是什么,和你无关。”胭脂点头,又问他和花非花的名姓。江留醉一一说了,忽问:“灵山也在雁荡山中,是不是?”

    “是啊。”

    “我是雁荡人。”好容易遇上同乡,江留醉心情大好。

    胭脂“哦”了一声,眉眼大见亲切,迎着他道:“在雁荡何处?”

    “我们叫它‘仙灵谷’,你可听过?”胭脂摇头。江留醉笑道:“雁荡山那么大,没听过也是当然。”两人说笑着寒暄一阵。一会儿胭脂觉得疲倦,便独自闭目养神。

    车中静了下来,花非花稍稍掀起帘子往外看了看,对众人道:“她一个人在外面闷,我去陪陪她。”郦逊之道:“你劝她进来。”

    花非花点头,出了马车。郦逊之一见她出去,漫不经心似地似的跟江留醉提起,“江兄弟,嘉南王为了找郡主广发英雄帖,今早我们郦家也收到一封。嘉南王真是不小心,居然没派人好好保护郡主。”江留醉一愣,郦逊之一副有所指的神情令他狐疑。

    江留醉觉出不对劲,低头推敲了一会儿,再看他时眼里已带着惊疑,“嘉南王果真发了英雄帖?”

    “确凿无疑。”

    “那…”江留醉看了看胭脂,没往下说。

    “你想得不错。”

    “我们…”江留醉不知说什么好。

    “见机行事。”

    江留醉仍是一脸困惑,神情比受伤还痛苦。“不会的,一定…是弄错了?”

    郦逊之干脆地道:“不然就是嘉南王老糊涂了。”

    江留醉垂头丧气。花非花,正如她的名字,似花还是似非花,要给他多少迷惑惊奇?她忽冷忽热的性情,是否与变化无常的身份有关?她究竟是什么人,想做些什么?从一开始到如今,她所说的话有多少是真的?她那些巧妙的易容之后,想掩饰的究竟是什么?

    她,会是敌人?

    他为什么从见面就把她当作当做朋友?是为了她唱曲时的忘俗气度?为了她在酒楼说那句“失意杯酒间,白刃起相仇”?为了她力敌小童时的大家风范?为了她在醉仙楼的出手相助?还是为她熬的那碗疗伤药汤?

    他心里说不清楚,只觉得她身上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他。

    也许正因她的神秘像一个难解的谜,而猜想对他来说是种乐趣。不管她身份为何,他信她没有恶意,也从不怀疑她说过的话。与此同时,他心底也有隐隐的担忧,怕她会离开,会突然不见。就像燕飞竹和金无忧说不见就不见,再知道下落时或许已遇不测。

    此刻他和郦逊之都有了怀疑。如果她不是如影堂的人,为什么要插手这件棘手的事?她究竟有何用意,想得到些什么?他突然发觉最怕的并不是她消失不见,而是怕他们所走的不是同一条路。

    江留醉的头上不觉有汗渗出,胸口闷得难受。他掀开右边的小布帘,透了口气,看见花非花正和雪凤凰有说有笑地骑着马。他左看右看,不敢往坏处想,也无法往坏处想,便烦躁地靠在车壁上。胭脂睡得很熟,一点动静也无。

    郦逊之了解江留醉的心情,他刚把花非花视为朋友,如今要对她心生防备,自然有所不甘。脑中反复想着和她过招的情形,她出手的招数源自何门何派?华美流畅,大家手笔,绝非普通。或者凭小佛祖见多识广,能看出她出身何处,但郦逊之左思右想却理不出头绪。

    一行人各有各的心事,随着车队向南而走。回城拿药的人追上后,郦逊之想法子在车上起了小炉煎药,盛情款款,胭脂不好推辞。等喝过药后,她的脸色大见缓和。

    车外风甚大,花非花和雪凤凰兀自缩着脖子低伏在马背上,没有想进车歇息的迹象。雪凤凰见花非花云鬓已乱,不由道:“妹子你别管我,进去歇会儿,我一个人没事。”

    “雪姐姐客气,你仗义相助郦逊之,以丫鬟的身份出现已够委屈了。他要是识相,就该亲自出来请姐姐回去。”

    雪凤凰被她说得心情大好,嘻嘻一笑道:“你说得是!他这个人婆婆妈妈,靠他一个人,破不了案子还在其次,只怕连命也搭进去呢。”她看了那马车一眼,“去和楚家少爷打招呼,居然能带回个大姑娘,我看这事蹊跷得很,没准人家是自己送上门的!”

    花非花若有所思道:“姐姐说得不错。”

    “现下的事多又乱,他既疑心断魂和案子有关,就该多防着人家妹子。亏他认识小佛祖,还拜智客张九天为师,怎么就瞧不出他有一点机灵呢?”雪凤凰说着,心头不由飘过一个影子,那灵动的音容笑貌,活脱脱神似她见过的小佛祖啊。

    龙鬼,四年不见你一切可好?她飞扬的笑容里有一丝略显怅惘的怀念。

    郦逊之远远在车里偷看她们聊天,见雪凤凰在风中受冻,心下过意不去。花非花始终是一副闲淡的神情,跟她谈得仿佛投机,心思却在他处。

    车队行了近两个时辰,终于在风山镇外的一个庄子停下。这杨家庄前前后后有百十来户,地主都是郦家。庄头一家人开了饭庄,专迎四方来客,康和王每次回乡都会在此打尖。这家老板杨金虎每逢过年过节,也常送礼到郦王府去。

    那杨老板见康和王府车队到了,忙招呼伙计准备酒菜,又将收拾好的数间上房备了热茶,请郦伊杰与众家将等歇息。

    郦逊之扶着江留醉下车,郦伊杰已在门口等着。江留醉忙向王爷行礼,郦伊杰拉住江留醉道:“逊之说你身上有伤,不必客气。他有你这般的好兄弟,我也安心…”目光中似是想起许多前尘旧事,不胜唏嘘,反复打量江留醉,看得他有些不好意思。

    郦逊之笑道:“父王知道我交了你这样一个朋友,高兴得紧。”郦伊杰这才移开目光,往里走去,道:“这一路上,有空过来多聊聊。”见郦逊之身边人多,便又对杨老板道,“你给这些孩子另摆一桌。”

    杨老板答应下来,待安顿好郦王爷,又来招呼郦逊之。他尚未见过这位世子,当下分外热情有礼,恭敬地请郦逊之携友同往厢房进膳。郦逊之在车内闷了好久,不愿再躲在屋里,要在大堂安排酒宴。杨老板不好勉强,抬了屏风隔住闲人,连忙上了一桌好菜。

    郦逊之先径自倒酒饮了,对几人笑道:“总算可以歇口气了,赶路真是累人。”雪凤凰当仁不让地坐下,拉了花非花坐在身边,自顾自道:“来,我们也干。”举杯一饮而尽。江留醉和胭脂客气了一番,也都坐下。

    郦逊之忽然兴起,举杯邀道:“我们五人天南地北相识不易,今日有缘聚在一处,同喝一坛酒,同吃一桌菜,值得好好干一杯。”雪凤凰把嘴一撅噘,不以为然。江留醉和胭脂点头附和,花非花微笑不语。

    郦逊之做主替他们每人斟满一杯,临到雪凤凰面前,特意说道:“这里的菜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要是不行,我即刻叫人换来。”雪凤凰见他言辞恳切,瞥了一眼酒菜,道:“想放我们吃菜,就快些干了这杯。”

    “说的是,来,干完了尝尝他们的手艺。”五人杯盏相碰,气氛不再僵持。

    厨房里的菜源源不断地递上,雪凤凰逐渐笑逐颜开,忘了生气。郦逊之心满意足地想,好在她总是逃不过美味相诱,容易对付。唯独花非花始终让他紧张,仔细瞧她举手投足,并无破绽,只是各样菜她都只吃一点,胃口极小。

    正在此时,忽听到一声大喝,“逊之小心,菜里有毒!”郦逊之大惊,推开屏风见到郦伊杰已冲到大堂,歪在一边的桌下。其他客人听了,吓得丢下碗筷拼命呕吐。郦逊之连忙过去将父王扶起,却见他脸色发暗昏了过去。

    郦逊之暗中取了师门救命的良药塞在父王嘴里,然后故意点了几处穴道,做出要止住毒气攻心的样子。他回过头来看其他人,雪凤凰捂着肚子叫道:“哎呀不好——好痛!”被这么一说,江留醉和胭脂一脸痛苦。那杨老板大惊失色,慌不迭地让伙计去请大夫,自己则在旁急得跳脚,不知如何是好。

    郦逊之从小练功护体,寻常的毒均如无物。他默默将气息运转周身,并无障碍,知非剧毒,但见众人东倒西歪也暗自着急。花非花却和他一样没事,关切地扶住雪凤凰问长问短。郦逊之不由多看了她几眼,见她手中银针一闪,已插入雪凤凰体中。

    郦逊之浑身一紧,难道她想伺机动手?环顾四方,郦家众将留在厢房一个也未出现,想是皆中毒不轻清,万一此时有高手来袭,靠他一人的力量凶多吉少。

    正迟疑间,雪凤凰大喊:“好多了好多了。”脸上的神情也舒缓。花非花对她耳语了一句什么,雪凤凰眼珠一转,“我去门外透透气,这里着实太闷!”

    江留醉发觉郦逊之紧张花非花的举动,本悬着一颗担心,今见到雪凤凰无事,甚是快慰,忙。走过去对花非花道:“你帮我治治。”

    花非花看他一眼,轻声说:“我先救郦王爷。”转身朝郦伊杰走去。郦逊之不由自主地挡在父王面前,“这是什么毒?你能治?”

    “我不知道是什么,不过它既不致命,驱毒的法子倒差不离。”花非花见他不让,言语又多了防备,眉头便微微一皱。【LM小说网:s.lmz8.cn】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