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哥请便。”他客气地说。

    洗漱毕,换上一身青衣,他信步向西面的广场走去,有意无意地打量四周的情势,暗中留了心。

    转出一条巷口,到了广场边缘,看到一个大汉指挥十余名庄丁,正冒着大汗挖土栽设梅花椿叱喝声不绝于耳。一旁背手站着一十四五岁眉清目秀的少年人,生了一双流光四射的眼睛,像在监督庄丁们工作。

    他悠闲地走近,心说:“椿径小而间隔大,练的人得冒不少风险呢!”

    蓦地,少年人转首瞥了他一眼,招手叫:“你,过来,别闲着。”他一怔,举步走近招呼笑问:“叫我有问……”

    “帮他们搬椿,快,要赶工。”少年人叫,眼睛根本就没向他注视。

    他明白了,原来这小娃娃以为他是庄里的长工或奴仆哩!看了少年人那骄傲的嘴脸,他大起反感,冷笑一声,扭头便走,脚下故意踏得重重地。

    少年人被脚步声所吸引,扭头一看,不由怒火上冲,急急跟上大喝道:“站住!你聋了不成吗?”

    喝声尖厉,可知这小子必定因为他抗命而大为光火。他泰然转身,冷冷地瞥了对方一眼,冷冷地怪笑一声。

    其他正在做工的人,皆停工向他们注视,眼神中明显地流露出惊奇的表情。

    少年人更是怒不可遏,忘了自己的身份,自尊心受到空前未有的打击,忘了询问对方这种不寻常举动的原因,忘了一切,猛地冲上伸手就是一耳光抽出,口中骂道:“你这该死的畜生!”

    他被骂得无名火起,猛地欺近,右手架住了来掌,五指疾收,擒住了少年人的脉门一扭,用了三分真力。

    少年人做梦也没料到他敢回手,措手不及,“哎”一声尖叫,乖乖转身。

    他左手一勾,勒住了少年人的咽喉,吼道:“你这厮无礼已极,开口乱骂举手乱打,你小小年纪已经如此嚣张,那还了得?要是在外面碰上你,我恐怕要拧下你的脑袋做夜壶,你给我滚!”

    最后那个滚字,像是半空里响起一声焦雷,在雷声中,他将少年人向左一扭一摔。

    少年人侧身翻倒,连滚两匝。

    做工的人全都大吃一惊,指挥壮丁的大汉大骇,奔牛似的冲到,火速伸手急扶。少年人并未受伤,狼狈地站起尖叫:“抓住他,先打断他的狗腿,反了!反了!”

    大汉应声冲向林华,叱道:“你这畜生祸闯大了……”

    林华扭身出腿,勾住对方伸来的手一带。

    “砰”一声响,大汉爬下了,挣扎着爬起厉叫:“王八蛋,我宰了你……呃!呃……”

    林华正等他站起,给了他两拳头,捣在小腹上如击败革,大汉怎受得了?摇摇晃晃抱着小腹一声哀叫,旋转着栽倒爬不起来了。

    少年人恰好赶到林华身后,飞脚疾踢林华的海底要害。

    林华像是背后长了眼睛,右闪、旋身、出手、喝声“躺!”

    他的手抬住了少年人的腿弯,向上一掀,少年人怎能不倒,站立不牢仰面跌了个手脚朝天。

    他跟上,一把抓住少年人的领口上提,两个指头扣在少年人的咽喉上,怒叫道:“你再撒野,不死也得成残废,我可没那么大的耐性和你们小孩子玩。事不过三,我已经让了你两次了,娃娃。”

    他突听到身后传来了衣袂飘风声,更听到了迫至身后的脚步声,猛地将少年人推出丈外,大旋身扭腰来一记“怀抱琵琶”。

    妙极了,正好,手架开劈背心的来掌,抱住了一个女娇娃。

    双方太快,接触如电光石火,封招出招出乎本能,无暇多看多想。

    香风入鼻,暖玉温香抱满怀,他才发现是一个身穿水湖绿劲装,刚发育齐全,浑身喷火曲线玲珑的年轻女郎。

    他火速放手,跃退八尺。

    “砰”一声响,推出的少年人倒地。

    “哎!”年轻女郎同时惊叫着后退。

    他所到处,恰在少年人的脚旁。

    少年人急疯了,也怒疯了,见有机可乘,躺在地上抓住机会双腿绊住他的左脚猛地一绞。

    他屹立如山,纹丝不动,俯身伸手抓住了少年人的一双脚,怒叫道:“第三次了,我可不饶你……”

    “住手!”年轻女郎花容失色地急叫。

    他扭头冷笑问:“我为何要听从你的?我已让他两次了。”【LM小说网:s.lmz8.cn】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