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老前辈的大名是……”

    长髯人略一迟疑,叹口气说:“老朽复姓字文,名豪,”

    “哦!原来是玄天神剑宇文老前辈,老前辈隐世已经廿年。”

    “正是区区。”

    “去年,前辈是否派人至嘉峪关外杀人?”

    “什么?到嘉峪关外杀人?别开玩笑好不好?”

    “据在下所知,有一位副会主带了不少高手出塞,有两个老女人自称护法,有两个叫赵乾钱坤的花甲老人。”

    “哎呀!你说的这些人……”

    妙手书生突然说:“豪老,我明白了。这件事我已怀疑甚久,这一来便可水落石出了,小兄弟的话,替咱们拨云见日。”

    “哦!你是说……”

    “回去再说,此事决不可张扬。”妙手书生虎目中涌上了无穷杀机,沉重地说。

    玄天神剑指天沉声道:“小兄弟,我可以发誓,绝未派人出塞谋害什么人,如有半丝不诚,鬼神共鉴。”

    “那么,在下相信你。”林华一字一吐地说。

    “请说事情的经过……”

    林华便将与安西盟冲突,误闯南山,与南山魔女冲突的经过说了,最后说:“那芸儿据南山魔女说,拾来弃婴是十八年前,今年芸儿该是十九岁而不是二十岁,当然不是令媛……”

    “老天!是她!”玄天神剑脸色灰败地叫。

    “谁?”林华问。

    “千幻三娘。”

    “不会吧?你说她据你的女儿,替你抚养成人?”

    “但确是他,不会有别人。小女确是二十岁,她是小年夜生的,过了年便算周岁了。天哪!唐素,你为何如此待我?为什么?”玄天神剑发狂般向天呼叫。

    “真是怪事。”林华喃喃地说。

    “目下南山魔女是否仍在南山?”妙手书生问。

    “在下回程时有事在身,不曾重至南山探问。”

    “小兄弟,可否劳驾至铁城寨一行?”玄天神剑满怀希冀地问。

    “不行,在下须寻找那位姑娘的下落。”

    “你从何处着手?”

    “去找不戒魔僧。”

    “老朽可出动大批人手……”

    “这样吧,入暮时分,小可至吴大爷府上讨信息,这一天中小可必须四处走走。”

    “宗爷,随我们至铁城寨岂不省事?我们人多,人多好力、事哪!”文燕也劝说。

    “不,你们也忙不过来。在下告辞。”说走便走,他抱拳一礼,匆匆走了。

    玄天神剑神色激动,向妙手书生说:“这里的事结束,我要亲自跑一趟塞外。”

    “豪老……”妙手书生惊叫。

    “我要亲自与她谈判。”

    “还是先追究私出塞外的内情,先证实宗三的话是真是假……”

    “我深信这少年人的话字字真实。当然,这件事必须追究个水落石出。其一,赵乾钱坤皆是江淮分会的弟兄,而去年山西七星坛的几位护法神秘失踪,下落不明,难道江淮与山西的弟兄暗中受人策动不成?其二,三位副会主之中,谁去年离开本职行踪诡秘?其三,谁的消息灵通,竟能在塞外找出千幻三娘的下落?当然具有极为强大的私人实力。其四,为何不让我知其中经过详情?我甚至不曾听道丝毫风声呢?其五,我与千幻三娘因爱成仇,自问并未负她,她没有如此痛恨我的理由,我与她的恩怨,也与本会其他的人无关,本会的弟兄为何瞒住我远至塞外寻仇?这些事,必须早些加以查明,不难查个水落石出。”

    妙手书生神色渐紧,有点悚然地说:“豪老,如果宗三的话可靠……”

    “绝对可靠,他决不是胡说八道的人。”宇文燕姑娘以坚定的口吻说。

    “姑且假设他的话可靠,那么,其中可能掩藏着一桩极为可怕的阴谋。”

    “你是否有点杞人忧天?”玄天神剑不以为然地问。

    “决非杞人忧天,而是事实。属下认为,这次接到金花门要求决战的书信,恐怕也是阴谋诡计的一部份哩!”

    “你是说……”

    “本会与金花门虽则因为千幻三娘的事反脸成仇,虽则过去廿年中,彼此割界而活动,彼此的人容或有些少过去的个人恩怨,但并无利害冲突,一些冲突在所难免,暗中任性而为并非不可能,但并未决裂,此次为何一反常态,金花门为何无缘无故派人下战书要求决斗?”【LM小说网:s.lmz8.cn】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