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煜站在柴堆下,笑道:“阁下神勇,佩服佩服。”

    “好说好说,尊驾又有何见教?”他也泰然的问。

    “与阁下商量商量。”

    “是叫甘龙出面么?”

    “不,在下与你单独商量。”

    “就不必浪费口舌了。”

    “你知道阁下的处境么?”

    “当然知道,数十条猛兽,拦不住在下的。”

    “正相反,你绝对冲不过百兽阵。咱们从崖上向下丢火把,你不死于兽吻,也将死放火中。”

    “在下正准备放火把呢。任何野兽皆畏火,狮虎亦不例外,等在下火焚百了山庄,令祖卅年心血化为乌有,不信且拭目以待,”

    “你未免太小看了百了山庄啦!阁下。本山庄的猛兽是不怕火的,同时你也休想入内放火。”

    “那咱们走着瞧就是。”

    “你已身陷绝地,在下诚心与你商量,希望你接受。”

    “如果你认为在下会在威迫下低头,你就大错特错了。”

    “家祖答应善待你,惺惺相惜,决不相强,你仍不接受?”

    “条件呢?”

    “没有任何条件。”

    “这么好说话?”

    “只希望你在本庄小留十天半月。”

    “在下有大事在身,无法久留十天半月。”

    “那……”

    “那就没有可谈的了。”他强硬地说。

    “你未免太过固执了。”

    他脸色一沉,朗声道:“你们是安西盟的爪牙,而安西盟用诡计赚了在下的马匹行囊,骗走了两名劫匪,按理在下不须与你们打交道。为了尊重令祖当年的英名,在下以礼登门拜会,已算是对得起你们了,目下除了交还在下的物品外,别无商量。”

    “为人行事,须量力而为……”

    “你该说大丈夫能屈能伸。在下目前尚未陷绝境,大有可为,尚未至能屈的地步,不劳费心替在下分析利害。”

    乔煜只好知难而退,说:“好吧,你既然坚持一意孤行,那也是无法勉强的事。”

    声落,突然飞退丈余,急急撤走。林华慢了一步,追之不及。

    他相信乔煜的话,经过训练的猛兽不怕火,但他也明白,不怕火的意思并非真可与火相抗,而是见火不惊窜而已。如果被火所灼,不怕那才是欺人之谈,他着手扎了不少柴束,准备停当,取火褶子燃起柴堆,将柴束点燃向外抛掷,只片刻间,火头四起,猛兽开始狂乱地奔窜,咆哮声惊天动地。

    他挥舞着两只火把,一声怒啸,突出崖口,在火焰飞腾中,抢进七八丈。

    一声梆子响,三方箭雨齐集。

    他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闪在假山后找寻出路,避过了箭雨。

    一头巨豹突从假山石后窜出,幽灵似的扑向他的身后。“啪”一声响,他左手的火把伸出,被怒豹一爪击散。但他右手的火把,已伸至怒豹的嘴前,焦臭味四溢。巨豹一声咆哮转身亡命飞窜。

    火把再次接住一头绕来的猛狮,狮子的鬃毛着火,发疯般飞遁,他丢掉火把,拨出插在腰带上的石锤,贴地飞掠,两起落便到了崖侧的木屋角,巨锤一抢,“蓬”一声大震,击倒了屋角的木柱。屋角后传出一声惨叫,有一名箭手连人柱在一齐跌倒。他奋勇抢出,劈面撞上乔祥。

    乔祥年届古稀,身手依然矫捷,手执一把托天叉,一声虎吼,迎面就是一叉。

    他抡锤便砸,“当”一声大震,火星飞溅,击中了托天叉,叉向侧方急荡,老家伙空门大开。他一声怒吼,乘势抢入,巨锤恍若天雷下去,猛砸老家伙的脑门,奇快绝伦,力道千钧。

    乔祥虎口开裂身形不稳脚下大乱,眼看锤临顶门想躲已力不从心,眼看要将脑袋砸碎定了。

    蓦地,侧方人影乍现,带着一声惊惶的娇叫,人影奇快地向巨锤撞到。

    他两臂神力惊人,下去的锤头快速下落,力道万钧,很难收势。但他的修为高人一等,居然手上一顿,锤势一偏,“当”一声大震,几乎贴乔样的鼻尖下落,击中乔祥的浑铁托天叉的叉柄,危机间不容发,让乔祥逃掉了碎颅之厄。乔祥丢了托天叉骇然急退丈外。人影倏止,凶险又生。

    林华一手勾住大小姐乔慧的脖子,冷哼一声说:“是你!妙哉。”

    两头雄狮怒吼着奔到,正待纵上猛扑。【LM小说网:s.lmz8.cn】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