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打一冷战,情不自禁退了一步。

    疤脸老女人一扬手中的鸠首杖,阴森森地间:“你,谁要你狂妄地下令救火不杀的?”

    他再次长揖为礼,欠身道:“祈连以南番人的部落,秋间焚野以避烟瘴。祈连以北,枯草亦可作牲口饲料,地无卑湿,不可放火……”

    “呸!不许说题外话。”老道怪叫。

    “晚辈只怕火势燎原,人手不够将不可收拾,不但惊扰居民,更恐波及诸位老前辈的仙居,因此只好借重他们救火,确请诸位老前辈宽恕。”

    “你知道我们的住处?”老人问,神色不喜。

    “晚辈不知,猜想而已。”

    “你是苦峪的汉回?”

    “不,晚辈来自中原,至苦峪不足一月。”

    “你已打听出老夫们在此了。”

    “不,晚辈一无所知。”

    “你来做什么?他们为何杀你?”

    他将出关找人的前因后果一一说了,并说出至苦峪后的种种遭遇从实吐露。

    “你来自中原,听说过我们的名号吗?”

    “听说过,可惜晚辈生也太晚,不曾得见诸位老前辈的音容丰采。”

    “那……你认识我们?”

    “老前辈定是楚狂黄公仲秋,那一位定是尊夫人百劫三娘董老前辈。”

    “我呢?”老道怪气地问。

    “如果晚辈所料不差,老前辈定是邪剑古公春风。”

    “你多大了?荡迹江湖多少年?”楚狂沉声问。

    “小晚辈虚度廿六春,闯江湖十载于兹。”

    “吃那一门饭?”

    “晚辈家道殷实,书香世家,靠耕田过活,闯荡江湖仅为找人而已。”

    “你既然知道老夫的名号,该知道老夫是名列宇内三狂,位居九大邪妖之一,嗜杀成狂,人神共弃,为何对老夫如此恭敬,是怕死吗?”

    他淡淡一笑,心中虽发慌,但不现于词色,镇静地说:“受人之恩不可忘,老前辈是晚辈的救命恩人,受恩而心怀愤怨,何以为人?晚辈生也太晚,可没亲见老前辈杀人狂性如何可怕可僧,岂能凭传言而先怀成见?”

    “等会儿你便可亲见老夫发狂了。”

    “老前辈…”

    “剩下的十七个人,老夫要杀给你开开眼界。”

    他大吃一惊,骇然道:“杀降不祥,他们已……”

    “老夫的名号如此,不杀岂不是名不符实吗?”

    “老前辈请……”

    “不许你多说,不然连你也杀掉。”

    他一阵惨然,瞥了仍在救火的十七个人一眼,心中一酸。杀人,到底不是好玩的。双方交战有敌无我,那时杀人是势不得已,但要杀一个毫无抵抗力无冤无仇的人,就不是正常人能下得了手的正常现象了。他似乎已看到那十七个人鲜血飞溅的幻影,似乎已听到他们凄厉可怖的叫号声,一阵寒颤通过全身,不由机伶地打一冷战。

    他忘了自己的安全,脱口叫:“老前辈,晚辈替他们请命。”

    “你替那些要杀你的人请命?”楚狂困惑地问。

    “是的,他们也是不得已……”他将已死回人的供词说了。

    楚狂冷厉地狠盯着他,冷笑着:“不行,胆敢在老夫住处附近放火,他们谁也休想活命,你给我闭嘴。”

    “老前辈……”

    “你找死不成?”邪剑叱喝。

    他一挺胸膛,大声说:“一个行径怪异的人,必定心中有鬼。怪僻好杀的人如不是心中有鬼的,便是失心疯患了真正的颠狂绝症。诸位不是失心疯的人,而是心中有鬼,藉狂诈疯以压抑心中的不安,或者藉此以泄愤…”

    “闭嘴!”

    “杀了我我也得说,心中有鬼,必须自己去承受良心的重压,怎可将不幸与痛苦加于无辜的人身上?未免太不公平了,易地而处,情何以堪?试想……”

    “小奴才!你好大的胆子。”楚狂怒吼,踏进一步又厉声问:“你不怕死?”

    他心中一寒,但硬着头皮说:“晚辈怕死,但非死不可时并不畏缩。”

    “目下你并非必死。”

    “但晚辈已说出救火的人不死,他们遵从了,定然认为晚辈足以信任,因此留下救火,如果让他们被老前辈杀了,而晚辈却坐视不救,那么,晚辈这一辈子,将永远受到良心的责备,日日夜夜时时刻刻,也会痛苦无尽永受折磨,生不如死。好吧,要杀你就把我也算上。”【LM小说网:s.lmz8.cn】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