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等何人?竟然擅闯民宅,大汉律规定,夜半闯入人家,主人出于防卫,登时杀死闯入者,不论罪。”

    “念尔等初犯,饶你们一命,还不快走?”王大赖喝着酒,瞧着眼前这上百号人马,尤其是其挎着刀,披着甲,着实威慑不小。

    见了一面,心中立马虚了三分。

    “哼,大汉律?我就是大汉律!”陈兵眉毛一翘,轻佻地喊道:

    “快些束手就擒,阿耶可是从战场上下来的,打起来,咱可收不住手,死几条人命却是正常!”

    “老大,这些官兵一路货色,都是花架子,别看人多,咱们狠起来,就能追着他们打!”王大赖犹豫之际,耳边传来兄弟的建议,心中瞬间一横。

    “老子混了几十年,何时怕过人?兄弟们,抡起家伙,一起上,将这群花架子给拿下!”

    “二愣子,快住手!”迈起的步伐刚刚几步,耳边就传来了市令的声音,他心中不由一凉。

    为何市令会在此地,这些可是何人?

    “啊!救命啊——”

    “老大快跑——”

    心里还未思虑清楚,耳边就传来了一声声惨叫声,扭头一瞧,自己身边的十来个手下,已经被那些官兵们拿下,按耐在地上使劲地揍着。

    “啊呀!”脸边传来剧痛,正准备挥舞手中的长刀时,脖子上已经架着好几把刀了,整个人懵了。

    “赵兄,这是第几个?”看着眼前的这些泼皮无赖,陈兵活动了下双手,无奈道:

    “我还未出手,你们就倒下了,真是无用啊!”

    “这是第十三个了,这西市的无赖颇没胆子了,无几个能打的!”同样属于金吾卫校尉的赵野,则同样点点头,表示认可。

    “兄弟们手脚都快生锈了,没想到竟然如此简便!”

    “走了,剩下的那个在哪?”陈兵俨然占据了主导位置,赵野也并无不服,反而很识趣了跟从。

    此人立下如此大功,前途不可限量,与他一起相必立下不少功劳。

    “剩下的数人,平日里都待在番坊,虽然不常露面,但势力大着呢,平日里几百个泼皮耍着,依仗着大食人,欺凌我等汉人——”

    说到这里,市令瞬间脸色一变,咬牙切齿地说着,显然,平日里也没少被欺负。

    “大食人?竟然敢与我朝廷作对?”陈兵颇有些不信。

    在蜀地时也不是没有看过那些番人,大食人,哪一个不是态度恭敬,谨慎小心,若是缺了钱花,稍微表示,几个月就不愁了。

    “将军有所不知!”市令叹了口气,说道:

    “前唐时,安史之乱骤发,当时唐廷无兵,广借诸番,广平王,也就是德宗皇帝率蕃汉联军讨伐叛乱,联军有回纥、南蛮、大食、拔汗那等国军队,而大食人就有三千之数……”

    不过,大部分大食兵由陆路返回时,由于吐蕃乘虚侵占了西域、河西等地,导致回归道路不通,他们为了回去,选择了海路。

    因此,这些大食、波斯兵众,援唐平乱的大食国兵,他们乘回国之前,顺手抢掠了广州城。

    之后,黄巢来到岭南,屠杀了十万大食人,为广州民众报了仇。

    但,番禺作为南中国的主要港口,繁荣的贸易吸引了大量的胡商,大食人自然不例外,久而久之,番禺城又聚集起了庞大的大食人,形成了番坊。

    “这是汉人的天下,天子的番禺,那群大食人敢胡来吗?”陈兵就不信邪了,一群胡人竟然如此放肆。

    整个西市,有一个特别的地方,叫做番坊,顾名思义,就是番人在番禺城的居所,犹如后世的唐人街,聚集了大量的胡商,形成了一道特殊的地域。

    一般而言,蕃坊,领袖称“蕃长”或“都蕃长”,由侨商中推荐德高望重、有才干、有宗教学识的***长老(Shaykh)选充,经中国皇帝审批后诏命认可。

    就任后,与中国官吏享受同样待遇,并须穿中国官服,“巾袍履笏如华人”。

    简单而言,这是一片带有绿教自治的意义的地方,平日里,官府管不上这里,再不济,一个小小的金吾卫没有资格管辖这里。

    偏偏,陈兵就不是这样一个循规蹈矩的人,为了搏功绩,一个小小的番坊算得了什么?我身后数百名金吾卫是吃素的吗?

    “将军,切切三思而行啊!”圆脸的市令不断地恳求着,脸色苍白,瞧着越来越接近的番坊,市令脚步都发软了。

    “我们这些人太少,还是多带着人来吧!”

    “不用,就这些人,足够了!”陈兵摇了摇头,大步跨越而去。

    很快,一行人就来了这处充满异域风情的地界,白色的楼塔随处可见,穿着长袍的男人,以及风情万种的女人,高鼻梁,深陷的双眸,这一切在向陈兵暗示着,这里不属于他……

    “您好,尊敬的将军!”刚来不久,身着绸缎的番长就走了过来,膀大腰圆,想来身价不菲。

    “不知将军前来,有何要事?”

    “怎么,我没事就不能来了?”陈兵突然地反问道。

    “当然,将军随时可以来,但这里都是我们大食人,有些规矩,还是要遵守的!”番令看了一眼这些士兵,笑着说道,话语中带着某种深意。

    感受着越来越多的敌意,陈兵反而不怕了,他就不信,这些人敢对他这个校尉无礼,不想活了吗?

    “把陈二狗,张一命……等六个人交出来!”

    “抱歉,将军,我们番坊的规矩,从来不接纳汉人,这些人并不在此!将军去别处寻吧!”番令态度恭敬,但话语中满是拒绝。

    “是吗?那他是谁?”陈兵眼尖,突然就瞧见一个身着长袍,但汉人模样的男人走了过去,立马大声喊道:

    “别跑——”

    “将军,将军——”随着陈兵的追击,几百名金吾卫自然不落下,连忙跟了上去。

    “这些都是什么人?”眼睁睁地被打脸,番令一时间有些疑惑,他早就得到消息,叫那几人躲了起来,怎么还敢出来走动。

    不过,敢闯番坊,的确有几分胆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