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了自己自由而致他人落于不利境地,罪大恶极!”

    “妈,你在说什么啊?”王近不接道。

    “呵呵,我说什么你马上就知道了。”王近母亲诡异的笑着,将脸凑过来贴着王近的脸。嘴角都快裂到耳朵根了。

    王近惊恐的超后仰去,打喊道:“刘警官!刘警官!”

    “刘警官进不来的!”王近母亲举起手中的水果刀,一刀刺进了王近的胸膛。

    刀王近胸膛的时候,王近被一股力量按进了床里,接着穿透了床铺掉进了一个漆黑的空间。

    “中学时期的少年正是对未知神秘好奇的人生阶段,本来只是一场闹剧,可是因为你,真正的危险找上了她们。”

    虚空中响起了王近母亲的声音,接着画面一转来到了一间教室里,有三个女孩围坐在一起,正在玩着笔仙游戏。

    她们三个人手相互握什,中间抓了一支笔,笔下一张白纸,上面写着“是、否”

    “我们开始问吧,我听说笔仙很准的。”其中一个女孩说到。

    “好。”另一个女孩说到。

    接着三人保持静止不动,王近绕着他们走了几圈,用手在她们眼镜前晃了晃,喊道:“你们是谁?在干什么?能看到我吗?”

    可是这三个女孩对王近没有丝毫反应,不管王近在一旁大喊大叫,甚至去推搡她们是她们都保持在原处纹丝不动。

    王近颤颤巍巍的把手放在她们的手上,女孩们终于从静止的状态中解除出来,一个女孩问到:“笔仙笔仙,我们月考能不能考好啊。”

    王近握着她们的手,他往左笔就往左,他往右笔就往右,最后他将笔停留在“否”的选择上。

    “呀,动了动了!哎,我们这一次又考不好了”一个女孩失望的说道。

    另一个女孩宽慰道:“没事没事,月考而已嘛,笔仙笔仙,我们能不能考上理想大学?”

    王近看到这一幕想到:难道我现在扮演的就是笔仙?

    于是继续握着她们的手,慢慢的将笔移动到了“是”的选项上。

    “快看快看,笔仙说我们能够考上好大学呢?”一个女孩惊呼道。

    “太好了!太好了!”另一个女孩也很激动。

    “那笔仙笔仙,我们能够考上同一所大学吗?”女孩再一次发问。

    王近见到此情此景握着她们的手在纸上又胡乱画了几个圈,然后把笔再一次停留在“是”的选项上。

    “嘻嘻,我们大学也能在一起呢,太好了。”女孩高兴道。

    “哦哦,不错。”可这一回另一个女孩的兴致不高。

    王近感觉到了气氛的微妙,可其他女孩完全没有这种感觉,这回女孩狡黠一笑,说道:“那笔仙笔仙,你知道我吗小玉有男朋友吗?”

    这个问题问出来一个女孩脸一下红了,低声说道:“你问这个干什么啊?”

    “我就想问,笔仙快告诉我。”

    王近想了一想,将笔移动到“否”这个选项。

    看到这个结果,那个叫小玉的女孩明显松了一口气,可另外一个女孩依旧不依不饶说道:“笔仙笔仙,小玉有喜欢的人吗?”

    “玥菲,你别瞎问了,把笔仙惹生气就不好了。”小玉明显生气不想玩了,松开了笔。

    “你中途松开笔是要受到惩罚的。”玥菲说道。

    小玉吓的赶紧将手再一次握住,王近看出这个叫小玉的女孩不愿暴露自己的隐私,于是王近抓住她们的手移向“否”选项。

    然而这一次笔并没有随王近的控制,而是直接移向了“是”选项。

    “哈,我就知道,笔仙笔仙,小玉喜欢的人是李泽涵吗?”玥菲问到。

    笔再一次自己动起来,这一次王近的手压根儿就没有放上去,这下子王近发现了问题所在,那个一直没有说过话的女孩。

    笔是她在控制。

    笔再一次停到了“是”的选项,玥菲看到结果后冷笑嘲讽道:“就你也陪喜欢李泽涵?我看你也就是暗恋吧,我们班女生中他那一次正眼看过你,别做梦了。”

    “你别说了!”小玉尖叫道,拿起笔一下插进了玥菲的眼睛里,而玥菲倒在了桌子上。

    “啊!”小玉不敢相信自己所做的一切,被吓的尖叫起来,那个一直没有说话的女孩站了起来一把掐住了小玉的脖子把他提了起来。

    “呃…”小玉不停在空中挣扎着。

    “住手!”王近向着那个女鬼扑了过去,想要将将她们分开,可王近的手从她们之中穿了过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女鬼将小玉掐死。

    “不…”王近绝望的喊道。

    地板突然碎裂开来,王近再一次跌入虚空之中,而王近母亲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来。

    “你的无所作为让你感到无奈,可现实生活中的无奈数不胜数,当身处无奈中,你又改如何选择呢?”

    王近从空中落下,落在了一个天台上。他爬了起来,看到一个白领打扮的女子坐在高楼边缘。

    “你别想不开。”王近晕晕乎乎的朝女子走过去,想要劝她下来。

    “嘘,你别说话,你过来我就跳下去。”女子开头警告道。

    这是楼底下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高雅兰,你别吓唬我,你玩这一套还少吗?你有本事你就跳下来。”

    高雅兰啜泣道:“你就这么想让我死吗?”

    王近看不下去了,来到楼边张望,楼底下又一个穿的西装革履的眼镜男正不停的让高雅兰跳下去。

    “槽尼玛,你脑子有病吧。”王近在楼上大喊道。

    “你问她!她好意思说吗?她和公司高管乱搞给我戴绿帽,还想让我原谅她。”楼底男子愤怒的喊道。

    “不是的,我没有。”高雅兰喃喃的摇头道。

    王近刚想低头找块砖砸死楼下这个王八的的时候看到了一个戴着帽子的神秘男子来到天台,正在慢慢靠近高雅兰。

    男人很快就来到了高雅兰的身边,就距离她五六步的时候伸出了手,眼看马上就要碰到高雅兰王近果断冲了过去将他扑倒。

    成功了!

    王近心里暗自高兴,这一次他终于阻止了这些饿鬼的阴谋。

    “大家都来看看啊,这个贱女人和领导鬼混,稞照都发到了我手机上。”楼下的人拿出手机给地下围观群众展示。

    “我没有!是他欺负我的!男人都是畜生!”高雅兰歇斯底里的嘶喊后纵身跃下。

    “不!”

    就在王近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的时候,被他扑倒的男子大喊的跑到了天台边缘。王近看到没有帽子的他居然长得和楼下嘲讽的眼镜男人一摸一样。

    “雅兰,你怎么这么傻啊。”楼上的眼镜男失声痛哭。

    王近也连滚带爬来到天台前,向下看去。

    楼下的眼镜男站在高雅兰尸体前,脖子一百八十度旋转看着王近,露出了瘆人的笑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