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涅盘 第318章 攻击 4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德国空降第1团势若雷霆闪电,仅用了不到半天时间就夺取了奥斯陆,而在其他的作战区域,参与行动的部队同样完成了令世界瞠目的快速袭击。

  在挪威中部港口特隆赫姆,指挥驻军的第5师师长是吉斯林当年一手提拔的忠实亲信,原本就倾向于面南归顺。此时见到装备283毫米大炮的袖珍战巡出现在海面上,其更是抵抗意志全无,向德国人拱手交出了这个可供最重型战舰停泊的深水良港。而负责夺占斯塔万格的第5舰队,也在清晨薄雾的掩护下成功突入港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放下了首批登陆的800名士兵。挪威军队的零星抵抗很快就被“埃姆登”号轻巡的舰炮击溃,德军顺利占领了这处要地。

  在卑尔根和克里斯蒂安桑,警觉的挪威岸炮守军没有让德军舰队偷袭得手。当K级重巡带着驱逐舰准备冲锋的时候,岸上火炮登时向这些不速之客喷吐出了眩目的光波。德国重巡尝试还击,但很快就被精度和防御都占绝对优势的岸炮所压制;其中进攻卑尔根的“卡尔斯鲁厄”号更是被3发炮弹击中,舰体中部的水上飞机和弹射器全都变成扭曲的废铁。挪威人在三十多年前构筑的海防工事终于证明了它们的价值,对从海上来袭的德军舰队造成了相当的威胁。要知道德国舰队的小型驱逐舰上可是运满了登陆士兵,一旦受损沉没,落水士兵在1月份冰冷的海水里绝对熬不过10分钟!

  不过,这些岸防炮台的修筑时间毕竟早了一个时代,在设计之初完全没有考虑到来自空中的挑战。德国海军舰队方甫受挫,成群结队的岸基轰炸机就从南边乌压压地飞来。而挪威守军也不懂得隐藏火力,兀自向撤退到远方的德国舰队猛烈射击,将炮台位置完全暴露在了斯图卡们的面前。

  伴随着一阵阵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几个挪威炮台均被炸毁,德军驱逐舰一拥而上,两座港口在正午时分相继陷落。通过预先的多次演习,德国海空力量的配合已初露峥嵘,在这场全新的跨海登陆作战中,登时就起到了远超统帅部预期的优良效果。

  整个威悉河演习计划中,基础难度最大的就是占领北方的纳尔维克。因为为了达成对奥斯陆等地行动的突然性,进攻必须在天色微明的清晨发起,而纳尔维克的纬度又太高,在奥斯陆天明之际仍旧是一片无边的黑夜。在这种情况下,德军进攻纳尔维克的时间只得被迫延后3个小时,这便造成了毫无突然性可言。

  倘若当地驻军在收到警报之后立即动员,严阵以待,那么德军第1舰队的10艘驱逐舰就只能退后,然后视天气情况召唤支援舰队的航母或战列舰前来洗地。

  对于这一问题,竭心以事新主的吉斯林给予了妥善的解决。纳尔维克港口守备司令孙德洛是吉斯林的战友兼同志,其早就对南方的中欧日耳曼王师、和投诚之后的30万马克报酬翘首以盼。在接到首都发来的警报之后,他直接来了个不闻不问,对岸防炮台和港内战舰根本不予通知。最终,2艘仓促抵抗的4100吨级老旧海防舰被德国驱逐舰用鱼雷击沉,当值的近300名官兵全体阵亡。而孙德洛也在这支自己无法掌握的力量覆灭之后,率领全港守军投降。

  在夺占挪威各主要港口城市的同时,德国战争机器也席卷了丹麦这个国家。

  清晨天空微微泛明之际,数十架运输机就在轰鸣声中飞临哥本哈根上空,然后投下了一营全副武装的伞兵。颇具戏剧性意味的是,这个空降营的指挥官比勒少校竟然提前三周就假扮成游客潜伏到了哥本哈根。他通过实际踩点,将整座城市的道路和建筑布局都摸得烂熟于心。因此,尽管丹麦没有出现吉斯林一类的带路党,但德国伞兵仍旧如同是在自己的后花园穿行;仅用了1个小时,伞兵们就已经出现在了王宫、政府大楼等关键建筑跟前,并把沿途遇到的所有丹麦军警全部缴械。

  面对一夜之间出现在自己家门口的德**队,丹麦国王克里斯蒂安十世唯有低头屈服。

  此时,除了这些伞兵之外,德国人还有数万军队从南面发起了攻击,而丹麦的全部正规军加起来还不到1个旅,在地势平坦的日德兰半岛上连给德国人塞牙缝都不够。也正因如此,在1939年上半叶英法忙着亡羊补牢,连续给波兰、罗马尼亚、南斯拉夫、比利时、荷兰等一众小国给予安全保证之时,却唯独没有提及丹麦。即便是最强硬的丘吉尔都不得不声称,英法无论怎么做都无法挽救丹麦的命运,只能怀着沉痛的心情给予其最真挚的同情!

  不过,性格刚硬的老国王却并未就此做第三帝国的顺民。在投降之前,克里斯蒂安十世还下达了另一条命令:丹麦的所有海上力量,包括商船和水手,全部向英法投降。此外,丹麦的海外领地也向英国敞开大门,任由后者占据。这道命令让英国平添了120万吨商船和5万名训练有素的海员,并且能够把扼守丹麦海峡和法罗水道北部的冰岛建设成重要的海空基地。德国海军今后不得不花费大力气,把这些丹麦人的力量再消灭一遍。

  “德国人在挪威全线登陆了!”

  1月16日早晨9时许,英国驻挪威大使火急火燎地向伦敦发去了告急电报。片刻间,以张伯伦为首的军政高层就仿佛挨了当头一棒,震骇得好半天没说出话来。自从去年12月初,英国就开始紧锣密鼓的筹备着对挪威的占领,为了赶抢时间甚至不惜放弃法国作炮灰;然而即便是这样,德国人竟依然抢先一步,比他们日程表提前三天发起了攻击!

  宽敞的内阁会议室里,丘吉尔的指节因为用力抓住座椅扶手而变得苍白,当他得知德军已经在奥斯陆发动攻击之时,顷刻间就已经什么都明白了。希特勒不仅没有因为自己的商船易帜束手无策,反而因势利导直击了英国命门:之前一个多月德国海军之所以在大西洋上行动不显,原来全是在准备今天的到来!

  想到德国竟然不声不响的就完成了这么一件大动作,事先竟没有让己方情报部门察觉出任何端倪,丘吉尔不禁凛然心惊,同时追悔难言。德国人的这番跨海登陆行动,最脆弱的就是中间运输的环节;如果自己能得到预警,那么即便是北海当前已经成为了德国S艇的乐园,也可以让英国的鱼雷艇和潜艇主动出击,谋求击沉对方的运输船。此时,德军的这一危险时段已经过去,英国再要想将这些登陆的部队歼灭,难度几乎是呈几何倍数的上升。

  现在丘吉尔最担心的还不是德军对挪威这个战略要地的占领,而是那支德国主力舰队的行迹。毫无疑问,此番德国对挪威发起的远征,其海军舰队必定会倾巢出动;而这支德国舰队的最终目标也绝不会仅限于挪威一隅,他们肯定会寻机进入北大西洋再来一次游猎。对于后一种情况,丘吉尔深深知道将会带来怎样的后果:当德国人的舰队力量稳定投送到北大西洋上的那一刻,自己搞的那点偷换旗帜的把戏就将像阳光下的晨露瞬间瓦解!

  丘吉尔目光逐渐变得决绝而坚定,那张胖脸上流露出的满是坚韧和威严之意,沉声说道:“我们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德国人在挪威站稳脚跟之后,下一步就是派舰队进入大西洋,即便我们掌握了冰岛,也完全不能阻止他们的行动。现在留给不列颠的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从德国人手中夺回我们最初准备控制的那些挪威国土!”

  “皇家海军需要立即夺回挪威海的制海权,然后派遣陆战力量进行反登陆。我们每拖延一个小时,德国人在挪威的力量就越强大一分,因此任何形式的犹豫都将彻底葬送掉不列颠在这场战争中的胜利机会。”丘吉尔神情肃重,继续说道,“由于之前准备的原因,本土舰队现在就可以出动。今天的挪威已经再不是4个月前的波兰可以被我们牺牲放弃,诸位绅士们难道还不能下定决心么?”

  “如果风暴无法躲避,那么就将船头迎着它勇往直前吧。”主位上的张伯伦打破了会议室中的沉重氛围,缓缓说出了一句大航海时代流传于整个英伦的谚语。几名战时内阁大臣倏然动容,随即纷纷起立向首相表示赞同。他们绝非是不识时务的愚夫,在利害关系被挑明的情况下,即便是再怎么困难,也要朝着那个最终的目标顽强前进冲锋!

  10分钟后,相应的电报就跨越数百公里距离,被位于苏格兰艾尔港的本土舰队新基地接收。刹那间,凄厉的警报声响彻全港,所有在岸上的水兵都在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军舰,皇家海军即将展开在战争爆发后的首次大规模行动。(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