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令先是低头沉默了片刻。

    抬头时,他嘴角带着笑。

    “让人来查吧,鄂县的一应账目,租稠、团丁、兵役,随你怎么查。”

    “谁去看那些,哪个贪官的账不是做得漂漂亮亮,谁都不傻,”吴关十指交握,双手放在膝上,整个人靠向椅背,这让他传递出一种气定神闲之感。

    “不如我再猜猜。”吴关道。

    县令没接话,只看着他。

    “赌坊里出了个欠下高利贷的赌鬼,再正常不过,赌鬼下落不明,也算不上稀奇。

    哪怕真的闹出人命,穷苦人家,给些钱也是好打发的,人命从来不值钱。

    况且奶婆子家里还有个嗷嗷待哺的重孙,她有软肋。钱能帮她养活重孙,能顾得上活人就不错了,谁还会计较死人的事?

    或许买命钱比雇凶杀人还要便宜。

    所以,无论怎么看,杀死奶婆子都不是个好选择。

    那为何一定要杀死她?她的孙儿下落究竟如何?或者说……为什么她的孙儿——一个赌鬼的下落,会让人如此紧张?”

    县令也靠在了椅背上,“这些你我都已知道的事,就不必拿出来说了吧?”

    “急什么。”吴关一笑,道:“还有一个问题,也很有趣,在鄂县开设赌坊,专供走商的贱民赌钱,说破天去那些人能有多少钱呢?

    而且,向这些浮萍放贷,他们拿什么还?

    现在我想明白了,他们能拿来还债的东西,除了钱,还有一条贱命,一身力气。”

    “不错,这是他们仅有的东西。”县令道。

    吴关总结道:“钱,大量的钱,能让人掉脑袋的钱,失踪的苦力,严密封锁消息……你猜我想到什么了?”

    吴关探身,饶有兴致地盯着县令。

    县令下意识地伸了一下手,似乎想要阻止吴关说出那个答案。

    “附近有矿吧?”吴关道:“铜矿?铁矿?还是金银?”

    他歪头想了想,“我猜是铜矿吧?私采铜矿,可以铸钱币,也有可能是个银矿……朝廷严禁个人贩盐、采矿,因为这些是能够动摇国家根基的大事。

    官家贩私盐,采私矿,一经发现,如同谋逆。”

    吴关的语速很慢,他观察着县令的神色,知道自己猜对了。

    终于。他长舒了一口气。

    “事情已挑明,看来您不得不表态了。”吴关道:“我刚才的承诺,一成利益,现在依然有效。”

    县令沉默许久,端起桌上的茶碗,咕咚咕咚一饮而尽。

    “如果我站你这边,你需要我做什么?”

    吴关抬手捂嘴,咳嗽一声,以掩饰嘴角挑起的笑意。

    他终于胜了。

    这场谈判桌上的战役,一点不比真正与人格斗轻松。

    此刻,他整个人有种虚脱之感,这场智力交锋让他畅快淋漓。

    “确有几件事需要你办,不必担心,都很简单。”吴关道。

    “你说。”

    “首先,我需要保护好冯家母女。”吴关道。

    “我可以让她们暂时住在县衙,就以接受调查的名义。”

    “不,这是我要做的事,明日一早,我要带着她们去往京城,而您要做的,不过是给她们签发路引。”

    “你将她们带走,黄员外必会有所怀疑。”县令道。

    “不止怀疑,我要让他清楚地知道,有人要整治他。”

    “若他向尉迟将军告状呢?”县令在袍锯上蹭了蹭手心的汗。

    “那是我要解决的问题,你不必操心,”吴关继续道:“我带走冯家母女后,你需要查清他们究竟为何要害死冯员外?”

    “这个……或许我已经知道了。”县令道。

    “哦?”

    县令抿了抿嘴,终于决定将所知之事透露给吴关。

    “奶婆子昨日来报案,确提及一个赌鬼。

    她说那赌鬼因为欠下赌债,而被放贷之人抓去,送进了一个矿洞。

    挖矿的全是还不起赌债之人。

    这些人原本随商队来到鄂县,其路引皆由商队头领统一保管,他们有的头脑发热自己脱离的商队,有的被商队抛弃,十之八九身上没有路引,根本出不了鄂县,只能在赌坊内混几口不要钱的馒头。

    直到某一日,被放贷之人诓骗,说帮他们寻一份差事,赚了钱也好早日将债还清。

    许多人就这样稀里糊涂被送到了矿洞内。

    进了矿,可就再也没有出头之日了,想出去只有一条路——累死。”

    县令深吸一口气,见吴关的脸色阴郁下来,忙解释道:“太荒唐了,我在鄂县为官数年,可从未听说过鄂县周围有什么矿。奶婆子说的话,我本是不信的,可是……后来她死了,我不得不信……”

    “好吧,”吴关强迫自己放松脸部肌肉,让神色缓和下来,“可是这跟冯员外有什么关系?”

    “奶婆子提到过冯员外……好像是提了一嘴。”

    “好像?”

    “就是……她就是说……”县令努力组织着语言,道:“她怕我不信,就信誓旦旦地说,冯员外也见过那人。”

    “冯员外见过从矿洞逃出来的赌鬼?”

    “嗯……她是这个意思,不仅见过,还帮过,大概就是给那赌鬼提供了住处和吃食。”

    县令摇头叹道:“我哪儿能想到啊,冯员外真的是……他从未跟赌坊起过冲突,其余的行会会首联合闹事,他也从没参与过,最多……最多就是更方白眉有些过节……我是真不知道……”

    “若你知道,就敢去保护他吗?”吴关不想再听这苍白的解释。

    “我……”

    县令住口,低头。

    他鄙视怯懦的自己。

    吴关顾不上对方的情绪,此刻他正在心中盘算:县令提供的信息,倒是帮他省去许多麻烦,拼图正一块块地归位,事情脉络渐渐清晰起来了。

    “眼下最要紧的是弄清矿洞位置。”吴关道,“关于这个,奶婆子可说过什么?”

    县令摇头,“我倒是问了,她不知道,那个逃回鄂县的赌鬼也说不清矿洞具体在哪儿。”

    “那赌鬼的下落呢?”

    “她只说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县令道:“我让她带那赌鬼来见我,她说要回去商量一下。”

    县令想了想,补充道:“我知道的,已全告诉你了。”

    吴关起身,“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您已经站我们这边了?”

    县令忧心忡忡道:“如若事发,我能脱罪吗?我可一分钱都没捞,我也是昨天才知道此事的。”

    “只是失职之罪,还有救。”吴关道。

    “那……我还需再追查下去吗?”

    “当然,还没弄清矿洞的具体位置。”

    “若惊动了尉迟将军……”

    “突厥大兵来犯,所有武将都在备战,尉迟将军没空顾及这里。”

    “可是……”

    “没有可是,突厥此番势如破竹,将会直逼长安城下。介时,还有一件事,需要你来办。”

    “何事?”

    “突厥来犯,但凡有些家产,都会想法外逃,介时鄂县的铺面价格一定会比现在低出许多,介时我们会来大量收购房产,请您多行些方便。”

    “你的意思是,让我莫要安抚民心,任凭百姓逃走?”

    “对。”

    县令将信将疑地看着吴关。

    突厥兵临长安?天方夜谭吧?

    可是吴关说话时那心平气和的态度,仿佛在讨论天气真好啊晚上吃什么。

    他是如此胸有成竹。

    他怎么知道?难不成……

    吴关摆摆手,“你别瞎猜,跟突厥勾结什么的……唐人与突厥打了这么多年,世仇,多没心没肺的唐人才会跟突厥勾结?

    我自有打听消息的路子,前线兵马大溃,突厥人……已挡不住了。”

    含糊地解释一句后,吴关起了身,并岔开话题道:“既然你站在了我们这边,便要适应推陈出新,赌坊挡了我的路,我就将它赶出鄂县,尉迟将军挡路,自有人能收拾他,一切向前看吧。”

    吴关离开后堂,重新回到了荷花等人所在的偏室。

    一进门,荷花便快步迎上,紧张地问道:“怎么样?”

    “有些收获。”吴关握了握荷花的手,示意她放松。

    他转向冯家母女,道:“请两位好好想想,冯员外最近是否救济过什么人?”

    冯家母女对视一眼,母亲率先开口道:“我那夫君是个热心的,见到有人没饭吃,总会给口吃的,有人没地方住……虽说我们也提供不出多好的住处,但草料垛上总是随便叫人睡的。”

    “哪里的草料垛?”吴关追问。

    “不一定,几家邸店都有草料垛的。”

    吴关低头沉思。

    冯家老太太想起了夫君的各种好,又伤心地落了泪,呜呜咽咽,叫人听了心中也跟着难过起来。

    冯家姑娘搂着母亲,问道:“怎么突然提起这个?”

    吴关没回答她,不死心地追问道:“那冯员外帮衬的人里,应该有不少赌鬼吧?”

    “呵,”冯家姑娘冷笑一声,道:“若不是赌鬼,单发有手有脚,随便做些营生,也不至于穷到要来别人家讨饭。”

    “那赌鬼中有没有反常之人?”

    “还不都是一个样?想尽各种办法弄钱,偷的,骗的,甚至还有潜入我家马厩,想要偷走商队的马匹还钱,哪儿有什么特别的人……等等……”

    冯家姑娘沉思片刻,突然道:“阿耶好像提起过一个人。”

    “哦?”

    “阿耶说那人已戒了赌,他想要将其招进邸店,做些打扫或喂养牲口的粗活……阿耶虽帮衬他们,却也只是不想眼看他们饿死,赌徒不可信,更不可用,这些道理阿耶明白得很。

    所以我想……或许那个人真的改好了,阿耶才会……”

    冯家姑娘低头,第一次抹起了眼泪。

    “怎么的了?”吴关问道。

    “我就是……”

    她已经说不出囫囵话来,索性放声哭了一阵子。

    待哭劲儿过了,冯家姑娘拿帕子狠狠擦了擦眼泪鼻涕,继续道:“我就是心里不好受……一想到我当时那么激烈地反对,还说他糊涂……我就……哎,我为何要说那些话?”

    荷花轻拍着冯家姑娘的肩膀。

    人们总是在亲人离世后,才会曾经的伤害追悔莫及。

    此刻,任何安慰都没用。

    吴关蹲下身,这样方便与坐在矮塌上的冯家姑娘平视。

    “所以最后你家并未雇佣那个赌徒?”吴关问道。

    “嗯。”

    愧疚感铺天盖地袭来,冯家姑娘又要哭,

    吴关忙道:“此事关于能否给你阿耶报仇。”

    冯家姑娘硬生生收住了眼泪。

    “什么意思?”她道。

    “现在我需要你好好想想,”吴关道:“那个乞丐最后一次在你家住宿,是什么时候?”

    “大概……几天前……可能有个四五天吧……我记不清了。”

    “好吧……”

    “不过……但是……”冯家姑娘欲言又止。

    吴关也不逼迫她,只是静静等着。

    她终究没控制住情绪,又哭了一阵子,口中叨念着“我错了……我错了……”

    待她收住了哭,终于坦白道:“他……本已留在我家邸店,做了一天活儿,是我将他撵走的。

    我……我问他是不是欠了赌坊的钱,他支支吾吾,我吓唬他说……我说他要是不走,我就去找赌坊的拳师打手来,让他们将他抓走……

    他很怕,立即就走了。”

    “那他走了以后呢?就是……你阿耶发现他走了,有没有说什么?”

    “没。”冯家姑娘摇头,眼泪止不住,她干脆将拍着捂在了眼睛上。

    荷花见她的帕子已经满是眼泪鼻涕,便递上了自己的帕子。

    冯家姑娘拖着哭腔,继续道:“我能看出,阿耶生气了,可他从未对我发过火……我就以为……以为不是什么大事……我……”

    该问的已经问清楚,吴关不想她继续在痛苦的回忆里挣扎,忙道:“既然你见过那个赌鬼,若现在再让你见到他,能认出来吗?”

    冯家姑娘点头,“能。”

    “那就好,”吴关道:“还有,他离开你家时,穿的什么衣服?”

    “好像是……我家小二借给他的衣服……旧短打……姜黄色的。”

    吴关点点头,转向荷花,“看来今夜县衙有的忙了,希望明日离开前能将此人揪出来。”

    “你们要走?”冯家姑娘问道。

    “去京城待一阵子,你们随我同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