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得信口雌黄!”浮浪子头领抽了刀。

    卢倾月自然做不出舍身护住族弟之事,他扔下吴关,快步后退,生怕那刀伤了自己。

    但他还是喊道:“莫动手!我不杀人!”

    浮浪子头领皱起了眉,道:“你开始可不是这么说的。”

    “我改主意了,给你加钱!”卢倾月取下腰间挂着的钱袋,丢给了浮浪子首领,“之前所付的定金,我也不要了。”

    浮浪子首领接过钱袋,掂了掂。

    刀入鞘。

    “走。”

    吴关可不敢松懈,他知道,卢倾月虽不杀他,心里的气却更多了。他有得是办法折磨他。

    此刻吴关只希望卢倾月快点动手,快点消气。

    他惦记闫寸的安危,与之相比,自己挨一顿揍简直是小得不能再小的事。

    卢倾月却没有立即动手,而是道:“他们说你受神灵庇佑,已脱胎换骨,有点意思。”

    “他们应该还说卢家家业应当由我继承,因为我已比你更懂得算计。我猜,说这些话的都是卢员外的妾室,尤其没孩子的妾室。我做了一家之主,她们或许能分一杯羹,而你……由你主事,你娘会巴她们统统赶出家门,一个不剩。”

    “你在家中安置了眼线?!一定是!”

    “随你怎么说吧,”吴关道:“我只想告诉你,问题的根源不在我这儿,你把我弄来,解决不了问题。”

    “我可以自己动手杀了你,你死了,自然就没法给她们做幌子了。”卢倾月逼近吴关:“你以为我不敢?”

    “我说不好,”吴关道:“但我主张能靠谈判解决的问题,最好别杀人。”

    “怎么谈。”

    “我让步呗。”吴关道:“你希望我让到什么程度,我照做就是了。”

    “你肯听我的?”

    “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卢倾月没吱声,他看了吴关许久,终于道了一句:“你真是完全变了个人,我现在一点都看不透你。”

    “虽然也想跟你拉拉家常,但我真有要事在身,咱们还是先把你最关心的事解决了吧。”吴关道。

    卢倾月突然飞起一脚,直踹在吴关右腿上。

    这一脚力道不算大,但吴关的右脚踝还是一阵剧痛,不用看,又脱臼了。

    吴关倒地,并决定在哪儿倒下就在哪儿趴一会儿,反正起来了还要被这疯子踹倒。

    “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吗,”卢倾月一边对吴关拳打脚踢,一边道:“就是你这副嘴脸,自以为比我强,自以为什么都在掌控之中,连让步都要做出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你给我记住,你永远是卢家庶子,只要我乐意,何时都能碾死你。”

    下次当着闫县尉的面,希望你也敢这么说。吴关心里这么想着。

    但他嘴上什么也没说,他不想刺激卢倾月,甚至,他还做出了一副抱头躲避恐惧臣服的样子。

    “别打了,求你了,你想怎么样?我都答应还不行吗?”

    “我就是想折磨你啊。”说着话,卢倾月竟抬脚踩向了吴关脱臼的右脚踝。

    这还能忍?

    吴关毫不犹豫,飞起左脚,直踹向卢倾月裤裆。

    吴关的身手对付兵卒、悍匪自然不够,但要对付同样带伤的卢倾月,他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

    啊——

    卢倾月发出鬼哭狼嚎的惨叫,惊动了两名在院门外把守的仆役。

    仆役冲进门,看到两人均倒在地上,吴关满头满脸满身的土,身上还有几个十分明显的脚印,卢倾月则捂着下身满地打滚。

    “杀了他!给我杀了他!……我地娘啊……”

    仆役看向吴关,似在思索究竟动不动手。

    吴关大声呵斥道:“袭击公差形同造反!我看谁敢?!”

    没人敢动手。

    吴关翻身骑在卢倾月身上,想照他脸上补了几拳,被仆役拉开了,他颤颤巍巍起身,骂道:“最烦你这种智障,菜鸡还总想凭武力解决问题……呸——”

    这次换卢倾月求饶了。

    “别打……别打啦……哎我的娘……”

    吴关挺胸叉腰问道:“你服不服?”

    卢倾月抱着头不肯说话。

    他怕挨揍,但要让他对向来看不起的吴关服软,那可太伤自尊了。

    通常情况下,弱鸡啥都弱,就是自尊心特别强。

    吴关可不给他情面,扑上去继续锤。仆役又是一番拖拽。他似乎认了死理儿,今天非要把卢倾月打服了不可。

    其实两名仆役反应已不算慢了,但吴关还是将卢倾月好不容易消了肿的脸又锤成了猪头。

    他力气不大,但下手又狠又黑,但凡能逮着机会,哪怕只有一击的机会,也定然要捶得卢倾月晕头转向。

    事实证明,即便两只弱鸡打架,矮子里拔将军,胜的那个还是会有一定震慑力。

    卢倾月手下的仆役对吴关自然是憎恶轻视的,但此刻,他拉开吴关时显得束手束脚,小心翼翼,似乎生怕得罪了这位打起架来不要命的主儿。

    或许是抱头求饶的卢倾月显露出了某种颓势,让人觉得这货一脸倒霉模样,早晚失势,谁知道呢。

    被扶起,吴关指着卢倾月道:“这事儿没完。”

    卢倾月也被搀扶起来,他痛得两腿都没了知觉,哪儿还站得住,勉强歪在坐榻上。

    他怎么都想不明白,钱也花了,人也雇了,明明天衣无缝,为何吴关几句话就把雇来的浮浪子搅和走了?为何吴关敢对自己动手?为何他动起手来如此可怕?

    这跟预想也差得太远了,卢倾月完全懵了。

    “看什么看?!还不扶我回家!”

    最终,卢倾月将气撒到了两名仆役身上。

    两人不敢怠慢,赶忙搀扶起卢倾月往外走。

    “等等。”吴关挡住了他们的去路,“我说了,这事儿没完。”

    “你想怎么样?”

    “你接管卢家生意后,跟东宫还有走动吗?”

    卢关诧异地抬头,努力撑开浮肿的眼皮。他没想到吴关会关心这个。

    但他已被打服了,老老实实道:“送过讣告,东宫派了个执事来吊唁,之后再无走动。”

    “东宫党羽呢?还有走动吗?”

    “有一些……也是因为前两天的吊唁有过走动。”

    “人家吊唁你阿耶,你总该一一登门道谢,方合礼数。”

    “你到底要干什么?”

    “很简单,前去道谢的时候,顺便给他们送个消息。”

    “什么消息?”

    “秦王反了,让他们进宫面圣,对秦王口诛笔伐,越狠越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