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民拒绝这个任务。

    他宁愿投身战场冲锋陷阵,至少那样能杀个痛快。

    他这一生杀人无数,今后还将继续杀人。这就是他的命运,他坦然接受命运。

    如果命运是一场付出与回报的交换,无疑李世民即将得到此生最辉煌的回报,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他都愿意。

    可他此刻不敢去见李渊。

    见了说什么呢?

    我杀了我的兄弟,您的儿子?

    他是个人啊!

    他还是人吗?

    李世民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李孝节的声音唤住了他,他才没昏过去。

    “阿兄,秦王!你胜了。”李孝节道。

    “我……胜了?”

    杀死同胞兄弟,能称得上胜吗?

    “是的,你胜了。”长孙氏的声音给了李世民信心。

    秦王一把推开李孝节,好像甩开什么脏东西,他几乎是扑到长孙氏身边,跪爬着拉住了她的手,颇有几分虔诚的意味。

    李孝节:哈???

    吴关拍了拍李孝节的肩膀,用眼神表达着同情。

    李孝节亦用眼神抗议:喂你什么意思?看弃妇吗?!

    “我在。”长孙氏柔声道:“我去稳住宫内嫔妃,你去见面见圣上,好吗?”

    李世民点点头。

    他喜欢妻子与他共进退,他们是一体的,他们一同生养了孩子。只要这个女人还在身边,李世民就知道,他还有骨肉至亲。

    这个女人是他的铠甲,金光闪闪的铠甲,小鬼被铠甲发出的金光一照,只能哀嚎着逃命,片刻间就无影无踪了。

    可这铠甲不足以支撑李世民面对父亲,因此他又摇了摇头。

    长孙氏抚着他头顶的发,道:“可圣上迟早要知道此事,你现在不去把持兵权,待圣上派人擒了咱们,咱们就只能听凭发落,你或能保住性命,可不知要牵连多少无辜之人。”

    不需要更多论证,参与刺杀皇子的每个人,及其背后的九族,都够死个几遍了。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他们这点人又算什么?

    危急的事态给了李世民勇气。

    他不能再磨蹭下去,父亲已身体力行地告诉了他优柔寡断磨磨蹭蹭的后果,太子哥哥则让他明白了,有些机会不会白白掉在你头上,你只能去抢,抢到了你就可以掌握别人的命运,抢不到,你便只能任人宰割。

    李世民绝不想重蹈太子的覆辙。

    他紧握着长孙氏的手,低头深深吸了几口气,终于站了起来。

    起身时李世民踉跄了一下,但长孙氏稳稳扶住了他,外人根本看不出来。

    “事不宜迟,我去见圣上。”李世民道。

    圣上正在游湖。

    天热得皇帝也受不住了,一大早就泛舟大兴宫的南海湖之上,与亲信一同享受着开阔之地的一丝凉风。

    (注:前文中一直写的是太极宫,但我发现太极宫是唐睿宗时期,既将近一百年后才改的名字,之前一直叫大兴宫的,就统一改为了大兴宫,特此说明一下。)

    圣上最近爱极了泛舟,只有在舟船之上,彻底摆脱了身边的各路耳目,他才敢向亲信吐露几句心声。

    能称得上亲信的人极少,只有裴寂、萧瑀两个。

    裴寂自太原起兵时便跟在李渊左右,是最早提议起事的几人之一。

    不仅提议起事,他还设计逼了李渊一把。

    当年起兵反隋,可是彻头彻尾的造反,败了要掉脑袋的,且有无数失败的前车之鉴,搁谁都得前思后想,李渊也不例外。

    裴寂做为李渊的头号损友,眼看劝不动,干脆利用职务之便,从隋炀帝的晋阳宫内选了几名貌美的宫人服侍李渊。

    对美女,李渊向来来者不拒。

    等睡也睡过了,裴寂就跟摊了牌:

    您把隋炀帝的女人睡了,收到这么大一顶绿帽,您猜隋炀帝气不气?

    要么反,要么死。李渊被逼到了与当年陈胜吴广一样的境地。

    咬咬牙,反了吧。

    正因如此,李渊做了皇帝以后,对裴寂这个损友很是信任,他常常说“使我至此,裴监之力也”,每每临朝,必然与裴寂同坐,宫内更是任由裴寂出入,全然一副“我的就是你的,咱哥俩千万别客气”的做派。

    而李渊的另一名亲信萧瑀,则是全凭治国才能和心正嘴严受到了青睐。

    萧瑀深知自己诏安分子的身份,比裴寂之类有从龙之功的宠臣矮了一头,便处处小心,对工作兢兢业业,对自己和家人的管束严格得有些变态。

    他的侄儿萧丙辰被清河王捅死,他至今未向圣上提及一句,也没向相关衙署施加过任何压力,甚至严厉警告了打过他旗号的弟弟。

    如此可见其为人刚正。

    两名心腹颇懂圣上的心思,裴寂回家苦练划船的本事,以至于他已成了御用船夫,萧瑀则自觉伺候酒食,三人泛舟已是轻车熟路,不需要侍从跟随。

    今日李渊有些迫不及待。

    小舟刚一离岸,他就低声对两人道:“再削权秦王真要被逼反了,昨日他向我告状,说……哎,说了些他从前绝不屑于嚼的舌根子……秦王一再突破底线可不是好事,不知何时他就要突破造反的底线了。”

    裴寂一边摇动船桨,一边道:“圣上放心,咱们的计划也没停着,只消再过两三天,秦王便再也无力争储了。”

    “你真能一举剪掉秦王党羽,让他变成一只无翅的鸟儿吗?”李渊道:“秦王虽被削了兵权,但我知道,他的耳目遍布朝野、军中,就连我身边都不安全,何况你等……”

    “秦王或会盯住我和宋国公——”

    宋国公即萧瑀。

    “——但有一个人,他无暇顾及。”

    “谁?”李渊问道。

    “应国公武士彟。”裴寂道:“武士彟已很久没出现在朝堂之上了。”

    “你拉了他共谋?”李渊狐疑地问道。他很难去相信一个经年累月不露面的臣子。

    “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了。”萧瑀给李渊舀了茶,接过话头道:“武士彟之所以避世不出,正因为不忍看到太子与秦王骨肉相残,现在有法子既让太子坐稳储君之位,又让秦王保住性命,他没理由不出谋出力。”

    “是啊。”裴寂附和道:“武士彟对圣上一片赤诚,这一点无需怀疑。”

    两人都为武士彟作保,李渊便收起了疑心,他正要询问几个细节问题时,划船的裴寂“嗯?”了一声。

    顺着裴寂的目光,两人看到了另一只小舟。

    那小舟行得又快又稳,且方向精准,显然是来追他们的。

    李渊叹了口气,喃喃道:“莫非北境又有军报?”

    他想不出还能有什么急事。

    直到看见浑身披甲的尉迟恭登船,李渊的心骤然缩紧了。

    李世民麾下的第一猛将不是应该被软禁在了军中吗?

    他此刻出现在这儿,只有一种可能。

    “秦王……反了?”李渊颤声问出了这个问题。

    “孩儿前来护驾。”李世民第二个登船,一登山船,他便答道:“太子与齐王率兵谋反,意欲杀死父皇,孩儿前来护驾。”

    “他们人呢?”

    问出这句话后,李渊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他实在不想听到那个答案,若他能永远不知道那个答案该多好啊,他就能永远怀有希望。

    李世民也不想击碎父亲的希望,但这是他们必须面对的。

    他逃不了,李渊同样逃不了。

    一咬牙,李世民道:“太子和齐王……具已伏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