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弟控的少年 第一百一十四章 (水果篮子)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崭新的二层独栋小楼里。

  当天搬进来入住的本田透正看着两本从学校借来的武术书籍出神。

  原本的打算都要落空了啊,改天再把它们还回去吧。

  房间的门被毫不客气地推开,堂姐倚在门框边,满脸的嫌弃不耐烦:“喂,还没收拾好吗?”

  本田透连忙将书本放在一边,低声带着歉意:“很抱歉,马上就好。”

  双手环抱于胸前的堂姐毫不掩饰语气中的不满:“唉,好不容易才搬到大一点的房子住,为什么非得和别人共用房间啊reads;。”

  说完,转身把门大声地摔上。

  听着楼梯间像是发泄的踏步声,本田透尴尬又无奈地低下头,摆弄着本就不多的衣物。

  “看样子,他们并没有你说的那么欢迎你啊。”伊泽飘到床上,虚虚地靠在软垫上。“不如回去吧,相较于这里,草摩家更适合你,也更让你觉得舒服。”

  “阿泽先生玩过游戏吗?”本田透并没有回应伊泽的提议,她愣愣地冲着封面上的武学两个字出神,似乎陷入了回忆“小时候,曾经玩过一种叫水果篮子的游戏呢。苹果,香蕉,柑橘,西瓜,樱桃……每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水果名称。”

  “你呐?”

  “饭团。”

  “啊?”

  “饭团,我被指派的名字是饭团。”

  “噗。”伊泽笑着倒在床上,整个灵体的一半都嵌入了被褥之中“饭团也算水果么?果然是小孩子的游戏啊。”

  对伊泽的嘲笑,本田透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是啊,不过当时很高兴呢,因为饭团很好吃呀。”

  “然后呢?”

  “然后?坐在凳子上等着同伴说出水果的名字,就可以参加游戏一起玩。”

  “这是恶作剧吧。”

  “嗯。”本田透轻轻点了下头,叹息般地说:“是啊,从以前开始,我就考虑欠周呢。饭团根本不可能成为伙伴的嘛。”

  将整理好的东西放进一个袋子里,连同书包一起放到一边。阳光透过干净的窗户映射到她的眼底,晕开一抹化不去的失落。

  “即使由希他们再温柔亲切,和他们生活在一起再开心……”

  “可是这里……才是我应该在的地方啊。”

  伊泽歪头看着阳光下低头的少女,半晌无声地笑笑。

  看来一个小姑娘都比自己看的清啊。

  不属于自己的地方,哪怕外人接受抑或是不接受,都不能成为自我欺骗的理由啊。

  草摩本家大宅

  “上次的药已经过期了,这些是新拿来的,别忘了服用。”草摩波鸟摘下脖子上的听诊器,一边放进工具箱里,一边叮嘱“虽然还未降雪,可天气降温地很厉害,不要再把自己弄发烧了。”

  “咳咳,啰嗦。”一族之长草摩慊人身披着薄衫,里面只穿了件宽大的常服。脸上有一抹因发热而不正常的红晕,他面无表情地坐在书案边,上面摞放着厚厚的计划书文件稿,其中一本摊开放在桌面,字句间和空白处勾画着密密的字迹,似乎笔墨还未干。

  未和病人争辩,草摩波鸟放下手中的东西,给草摩慊人倒了杯温水递过去“病了就要听话,你这样我怎么放心回去。”

  把着水杯的手指紧了紧,半晌,草摩慊人冷冷地说:“不用你管。”

  并未把草摩慊人的冷漠放在心上,草摩波鸟合上工具箱的盖子,单手插兜“如果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见草摩慊人依旧没什么反应,波鸟习以为常地迈开脚步,准备离开reads;。

  当他要跨过门口的时候,背后传来又低又轻的声音,如果不仔细听完全觉察不到。

  “你有梦到过他吗?”

  草摩慊人的侧脸微微偏过光线,埋在阴影中看不清表情。他微微阖起眼睑,再睁开已然平静无波。

  “你说他是不是不想再见到我,哪怕是死也不想和我有任何牵扯。”

  “那时候走的那么决然。”

  “至今,一次也不曾入我梦中。”

  草摩波鸟背对着他站在门口,他知道草摩慊人只是想说出来而已,所以静静地听着,不曾开口。

  就算是要他说,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呵,真是讽刺啊。”草摩慊人扯起嘴角象征性地冷笑了一下,望着天空出神。

  房间一片寂静,甚至连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直到确定谦人不会再开口,波鸟才提着药箱走出去。

  整个大宅空空荡荡,自从草摩由希他们搬出去上学后,更加少了人气。

  每天只剩下工作和责任的谦人,似乎也只有草摩家族的牵绊才能艰难地坚持下去啊。

  连续几天以来,天气都格外晴朗。

  想着自己也没什么事做,本田透勤快地把洗漱间堆积的脏衣服全部清洗一遍,又把阳台上晾晒的衣物分类收起来,准备熨烫完毕再放起来。

  “喂,你把这双袜子放在我那里了。”堂哥捏着一双灰褐色菱形图案的袜子,站在门口。

  本田透从熨烫的衬衫上抬起头,看了看那双袜子,疑惑地问道:“啊,有什么不对的吗?”

  “我怎么可能穿这个啊。”堂哥嫌弃地晃了晃手上的袜子“真是没办法,会穿这种东西的当然只有爷爷啊。”

  “真是对不起。”本田透歉意地笑笑。

  还未再说什么,楼下传来一声呼喊。

  “小透!过来一下!”

  顺着声音找到厨房,正在熬煮料理的姑妈抽空回头看了她一眼“给我拿一个大盘子。”

  “好的。”

  新家的厨房宽敞又干净,橱柜的玻璃后面放着调料瓶子和各种待用的食材,并没有看到盘子。

  本田透根本没有进过这个厨房,也没人告诉她东西都放在哪里。她左看右看来回寻找着,可是盘子却不在自己认知的几个地方。

  姑妈半天也没等到盘子,无奈之下只好自己走到边侧的下出柜,拉开拉门从里面拿出一个“大盘子一般都会放在这边吧。”

  本田透愣了愣,有些尴尬地笑笑,习惯性地说着几天来最常用到的抱歉“对不起,真的很不好意思。”

  伊泽飘在她身后,跟着她从厨房里走出来。看着情绪有些沮丧的少女,懒懒地开口“刚才是想起他们了吧。”

  “嗯。”本田透轻轻点了点头,拐到一处风景窗角,靠在了墙壁边“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我好像还不适应现在这个家reads;。”

  “不过之前我没有住进那里时,他们也生活的很好,所以现在也应该没有问题的。”本田透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初冬的季节总是会让人有些无法习惯“可是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阿泽先生。”

  “什么?”

  “哪怕还有牵挂,还在等待,可是眼下我们都要好好的生活啊。”少女似乎找到了支撑自己的办法,眼睛亮亮的,带着笑意和坚强“妈妈说,快乐是相互的,但是当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也可以主动去寻求快乐的方法。所以,我们都要加油才对!”

  “是么?”伊泽看着眼前一改低落的少女,他还是不能理解为什么对方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重新振作,也不能明白这种境况下有什么值得加油的事情。不过看着她明媚的笑容,心情也不自觉地变好了。“真是个傻瓜。”

  “阿泽先生!”

  伊泽无意插手本田透的事情,更何况他现在一个灵体也没有能力去干涉。看这个样子,本田透也能自我安慰,她一直也坚信,只要过段日子大家总能够和平相处,甚至是接受她的存在。

  然而,事情似乎没有她想的那样简单美好。

  由于前一天晚上和伊泽聊天熬了半宿,早上忙乱收拾间忘记了当天需要上交的试卷,本田透只好跑回去拿。

  本应该安静的茶厅,正传来几人的谈话声。

  仔细一听,正是姑姑一家人。本田透正在考虑要不要走出拐角打个招呼,还是拿了试卷就回去。

  犹豫间,姑姑冷冰冰略带嫌弃地声音说道:“听说本田透之前一直住在男人家里,你是听谁说的?”

  堂哥嗤笑了一声“这种事情,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嘛,谁会无聊到造这种谣。”

  “哇!真的假的?同居耶,真有一手!”堂姐唯恐不乱地起着哄。

  “还是找信用调查所调查一遍吧,如果是真的,我就去找她谈一谈。”姑姑迟疑一下,还是没有先下判断“毕竟……”

  听到这里,本田透也顾不得偷听的失礼行为。她迈开脚步,准备跟姑姑解释清楚,希望他们不要为自己担心。

  然而姑姑的下一句话,却让她停在了原地——

  “毕竟她跟谁胡混是她的事,不过你还要准备当警察,如果家里要是有人有前科的话,就麻烦了。”

  堂姐在一旁附和着“是啊是啊,不是说她妈妈以前也很不检点嘛,本田透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吧。想想我们还共用一个房间,真是浑身都不舒服。”

  “只要不做出什么出格的行为,就留她到毕业之前吧。”堂哥无所谓地站起来,椅子发出刺耳的声音。“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有责任让她回归正道啊。”

  本田透浑身颤抖地靠在墙边,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支撑自己不会坐到地上。她哑然地低下头,心似乎跌落在谷底的深渊,叫嚣着膨胀起一种莫名地刺痛和委屈。

  不是这样的。

  不应该变成这样的。

  为什么会这样。

  伊泽看着完全缩在阴影处的少女,似乎只要再推一把,对方就可以被彻底击垮。

  那么,他是推?

  还是拉呢?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