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豆芽小说)www.dingdian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目前照我猜测如果柳伯伯得罪的人,应该把矛头指向他才对,可这事明显起始针对对象都是你。”唐老鸭听老马分析的也很有道理,于是也跟着一起认真的琢磨起来,他能把计算机学的透彻足以证明他的逻辑能力。他一边用手托着下巴,一边有条有理的分析道姓唐的,还是有头有脸的老总,我们这个年龄能坐到这个位置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富二代的子承父业,二是自己打拼创业成功的人,这样优秀的人并不多见,而且连姓都知道了,在你的交际圈里这号人应该不多,你再仔细想想,这个人肯定是与你发生过矛盾冲突的,想置你于死地这么大的仇恨,估计不是与钱有关,就是与人命有关,普通的过节应该不至于上升到这么严重的程度上。

    老马和如风都频频点头表示赞同,如风跟着唐老鸭的思路一点一点搜寻着记忆里能记起的点点滴滴。可是,无论他颠倒过来,还是颠倒过去,发现自己认识的姓唐的好像只有四个人,一位是上班时的男同事,一个是现在公司里的一个女前台,另两位分别是唐剑和唐老鸭这父子俩。

    上班的时候如风是做市场推广的,男同事负责公司的业务,两个人除了工作上的交集,私下里基本没有什么交集。业务部门本来流动性就很大,而且本来就是以业绩来衡量工作能力的高低,他一直就在几个小客户之间兜兜转转,自己很快就没了信心,没多长时间就辞职了。所以一开始根本就没想起来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如果不是唐老鸭特意提醒,他可能会把这个人深深地埋在记忆里。但对此人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太可斟酌的地方,没有交集也就意味着没有矛盾,所以两个人有过节的可能性基本为零。

    至于公司的女前台,每天就负责接公司电话,收发文件,帮忙传传话,每天经过的时候她都会非常有礼貌的跟自己打招呼,问自己需要有什么的没有,总是一张笑嘻嘻的脸,态度非常热情。这种上下级的关系非常简单,她正常上班,公司照常给她发工资,两个人基本没有多说过几句话。再加上她的工作就是比较繁琐的简单,所以也不会存在做错了很大的事情而受罚,而且如风回去的时间也短,存在产生矛盾的机会也基本上为零。

    等把这两个姓唐的全都排除过之后,就只剩下两个人:唐老鸭和唐剑。如风忽然心里敲起了鼓,甚至连唐老鸭的眼睛都不敢看。他不敢把自己在心理排查过的结果告诉他,更不敢说出自己的怀疑。而且这本身对如风来说也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他们两个亲如兄弟,唐老鸭为了他经常都是赴汤蹈火,除了因为感情的事情,对自己产生过不满之外,两个人基本上没有发生过任何意见上的分歧。即便是因为自己感情的问题,唐老鸭最多也是对自己多啰嗦几句,但其初衷其实都是为了自己好,这样的道理他不可能不明白,既然如此,更不可能因为这样的事情与自己产生这么大的仇恨。也就在前一段时间,唐老鸭还在满腔热忱的在医院里照顾自己。对唐老鸭刚才那一念之间的怀疑,如风都忍不住鄙视自己。这简直对唐老鸭是极大的侮辱,更是对他们多年来友谊的全盘否定。所以这个念头在他脑海里一闪即过,很快被如风消灭在摇篮里。

    排除了三个人之后,只剩下唐剑,唐老鸭的父亲。对于唐剑这个人,如风从小到大一直把他当成一个很有威严的长辈,对其一直有一种难言的敬畏之心。唐剑对人一直严肃有余,温情不足,所以如风从来不敢轻易惹他生气,平常见面也是能躲则躲。若说两个人之间有什么矛盾,除了上次王思思的事情,没能让唐剑满意之外,如风想不起来有第二件事得罪过他。

    如风思前想后,得出的结论是:这四个人当中,唯一自己有过矛盾的只有唐剑。

    以唐剑的身份和地位以及现在的财力,如果想要整一个人是很容易的,这倒符合了刚才马叔的分析,如风在心里想。可是如风又想王思思与唐剑只是亲戚关系,即便因此自己没能让他满意,唐剑也不至于就因此对自己痛下杀手吧。

    如风想来想去想到头疼,自己也给不到自己一个确定的答案。自己低着头不住的摇头叹息,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走进一个这么让人费解的麻烦漩涡。

    唐老鸭和老马一直默默盯着如风的神态,希望在他的脸上看出什么可以破解迷题的希望。然而如风一直低头沉默,老马一直是一个沉稳的人,唐老鸭却等的不耐烦了,他急需知道如风想到了什么,是不是有什么线索让如风赶快摆脱目前的困境。

    “如风,你想到什么了吗?有没有怀疑的对象?”

    “唐老鸭,我把所有的能想到的人和事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我认识的姓唐的只有四个人,你、唐叔叔还有一个之前的男同事和现在公司里的一个女同事。”如风终于开了口说你是我几十年的哥们,咱俩之间根本没有发生过什么矛盾,基本上都是步调一致,恨不得都为对方赴汤蹈火呢,所以你肯定不可能。唐叔叔是我的长辈,你的爸爸,即使因为相亲的事情我让他失望过,可是我想他也不至于对我这个后辈有什么怨恨吧。

    唐老鸭一听如风对自己如此信任,拍着如风的肩膀转了转眼珠,抿了抿嘴说:“算你小子有良心。”

    如风与唐老鸭四目相对,继续道:“还说你们两个就剩下了另外两个同事了,我仔仔细细把他们与我之间有过交集的事情都认真想了一遍,根本也不存在什么过节,而且这两个人都是普通的工薪阶层,根本不具备那么大的经济实力。”

    “就这样结束了,照你这样说,这事情真的是没有一点头绪,但关键是别人都要快把你整死了,我们却还不知道是谁,那怎么才能去有效的保护自己呢?如风那你以后天天做缩头乌龟吧。”唐老鸭一着急口不遮拦的说。

    老马在旁边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用手捂着嘴干咳了两声以示提醒。

    如风也没在意,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对着唐老鸭翻了一下白眼,很快又陷入了沉思。

    正当唐老鸭又想继续发牢骚的时候,手里的手机响了,一看来电是唐剑。他一看到这个熟悉的号码就有点心虚,响了好几声才接。

    “爸,你怎么打电话过来了?有什么事吗?”电话那头还没有声音,唐老鸭已经在气势上矮了一半,就连底气也虚了。

    电话那头唐剑的声音一改往日的暴躁,忽然和蔼了很多:“你没什么事的话赶快回家,不要总是在外面浪荡,家里的企业你不管也可以,但是如果以后你妹妹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你一定要不遗余力的帮忙,不能袖手旁观。你能答应爸爸吗?”

    唐老鸭本来已经做好了被再次臭骂一顿的心理准备,没想到唐剑突然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不仅没在怪他,好像还带有乞求的口吻。对于这个突然的转变,唐老鸭一点也不适应,反而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

    还没等他开口,唐剑继续道:“爸爸这些年对你确实太过严厉,总想把你拉回来扛起家里的责任,减轻我自己的负担,很多时候没有照顾你的感受,结果让我们父子两个一直心存芥蒂,没能好好享受该有的天伦之乐。其实儿子你不知道,爸爸还是以你为骄傲的,因为你靠着自己在一个没有任何靠山的领域做得也非常出色,而且还闯出了自己的一小片天空。老实讲,这里很多纨绔子弟,靠着老子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甚至有些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要强的太多了。爸爸是一个很骄傲的人,一直想要追求更高的目标,所以自然而然对你也产生了各种要求,想让你跟着我实现我的理想。我现在也想明白了,每一个人的理想不同,我也不应该强迫你让你放弃自己的梦想。所以以后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需要爸爸支持的地方只管开口好了。对于计算机我虽然不懂,但最起码,我有足够的经济条件可以支撑你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只要你敢想,我就让你去尝试。年轻人不要怕失败,很多成功都是试验了无数次才得到的结果。”

    唐剑一口气把心里的话都说了出来,句句真挚。这是多年来唐老鸭从唐剑那听到的最好听的话,一时之前太过感动,差点没当着老马和如风的面流出眼泪。但即便他控制的很好,他的声音还是激动得有些颤抖。

    唐老鸭说:“爸,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说这样的话,这么多年来我已经习惯了你对我的骂骂咧咧,你这样一反常态,我倒真的有些不习惯了。你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吧?”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