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斗破苍穹开始秀 第208章 婆娑天狱穿琵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那个老女人怎么办,说到底她是天界天后,若放其回去,怕是洞庭湖会遭灭顶之灾。”

    扑哧君走到洛尘身旁,指了指被困火罩结界内的荼姚,面露凶光。

    适时,鼠仙迈步飞向荼姚,掌中之刀亦是不露痕迹的朝其猛的斩去。

    “铮!”

    洛尘瞬移而去,两指夹住刀刃,微微皱眉道:“这一次,便放过她吧。旭凤刚死,我不想让其尸骨未寒之际便遭亲母陪葬,况且我已经答应旭凤了,不杀荼姚。”

    撇了眼荼姚,洛尘松开刀刃,摆了摆手:“走,都给我回洞庭湖去,此事尔等也不要再管了,若天界来人纠罪,我润玉自会帮你们全部解决。”

    忽然,簌离飞临而至,一手掌刀便朝荼姚砍去。

    洛尘眼疾手快,一把捂住了她的手腕,轻言道:“娘亲,这是为何,难道你要陷我于不仁不义之境吗?”

    “鲤儿,这荼姚坏事干尽,我杀她是为六界除害,亦是为了我们八百里太湖的数万族群弟兄报仇。”

    看着这个灭了她满门的女人,簌离手上的力度愈发沉重起来,然却始终不能朝前靠近半分。

    洛尘看着四周投来大片凶狠目光盯着荼姚,他亦是知道了这些人都很想杀掉天后。

    可他洛尘说话算数,从不弄虚作假,答应了旭凤不杀荼姚,那这天后就杀不得。

    低头看了眼陷入无尽痛苦之中的荼姚,洛尘驱动另一只手朝其微微扇去,瞬间送去回了天界。

    随后,洛尘又将目光看向失落的簌离和扑哧君等人身上,微微摇头道:“诸位水族兄弟,别怪我润玉心慈手软,只因我不能辜负了旭凤弟的临终所托,才放了那荼姚一马,还请你们原谅我的自私。”

    言罢,洛尘松开紧握簌离的手腕,略带歉意的看着她,微微摇头。

    见状,簌离忍不住悲叹一声,满是怒气的瞪了洛尘一眼后,便回头冲着洞庭水军道:“此事,抱歉了。”

    其言一出,那些水族之人亦是纷纷摇头笑道:“没关系的,洞庭君。今日我们也算报了一半的仇,坑杀了天界十万天兵,哈哈哈....”

    虽然他们笑着,但洛尘能听出来,这其中包含的别扭之意。

    这些人,大多都与荼姚有着不共戴天之仇,说高兴那都是假的。

    但洛尘也没办法,旭凤一命换一命,换得了那荼姚的苟活,他也不能强行动手杀人吧。那般的话,也太对不住旭凤了。

    众多洞庭水军笑过之后,亦很快停了下来,随即相继朝洞庭湖飞去,不再这片充满血腥味的高空逗留片刻。

    ......

    北天门!

    一队天兵整齐的迈着步伐巡逻此处,忽然看见一道金芒飞来后,亦惊得他们迅速举起长枪临阵以待。

    “来者何人!”

    话刚问出,其中一名天兵看清来人后,亦立即收起了武器大叫道:“是天后,是天后娘娘。”

    一时间,几个天兵围着荼姚关切的问了几句话,可没得到回应后,他们亦用悬空之法带着荼姚飞向了九霄云殿。

    将荼姚带至云殿之后,天兵们简单汇报了一下情况,便自行离开。

    而太微却看着荼姚双眸微惊,伸手在其眼前晃动几下,也不见荼姚有所反应。

    于是,太微扯了扯她的衣袖轻问道:“荼姚,你这是怎么了?夜神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你怎么这般模样回来?”

    连问三声,却也得不到回应,太微微微沉凝片刻,便挥退了云殿众仙,带着荼姚飞到了人少的省经阁。

    手指连连催动,太微捏出几道神光打入荼姚脑内,瞬间将其从木讷状态中提了出来。

    然荼姚一经清醒,便满眼流泪的哭嚷道:“旭儿,旭儿,旭儿......”

    闻言,太微不禁眉头紧皱道:“火神怎么了?为什么你如此伤心?”虽然他心中已经有了些许猜测,但太微却不怎么相信自己的猜忌。

    荼姚缓缓转头看向天帝,一时身躯巨颤过后,便猛的抱住了他:“太微,太微,我们的旭儿,旭儿..死了,死了,永远都不会回来了。是润玉,润玉那个杂种杀了我们的旭儿,太微,你一定要替旭儿报仇啊...”

    荼姚一边苦着,一边止不住的抹泪。亲眼看着自己的儿子实在面前,这对她这个最疼旭凤的人来说,便是最大的打击。

    此刻,荼姚心都在滴血,满脸悲凉。她恨不得死的是自己,恨不得当初没有带那个杂种回天界,不然,她的旭儿也就不会死了。

    荼姚的哭嚷悲伤,顿时让天帝对旭凤一死的真实性彻底相信下来,他眼神木讷的看了看前方,嘴腔之内亦是忍不住流出一大股鲜血,顺着嘴角不断滴在荼姚脸上。

    “太微,你怎么了?”荼姚擦着天帝溢血的嘴角,眸中悲伤之意亦是愈发深厚:“你不能有事,我已经没了旭儿,不能在没有你了,太微...”

    正当荼姚说着什么的时候,天帝却猛的将其推离自身,怒言而道:“荼姚,你说,是不是你害死了旭凤,是不是你。”

    天帝眸宇几欲喷出火焰,两只紧握的拳头更是青筋暴起,血红如黑。

    “不,不是我。太微,怎么可是我害死了旭儿,是润玉,是那个杂种,是他杀了润玉。”

    荼姚晃着脑袋,露出一脸诡异的表情,似笑非笑、似哭非哭。

    “呵呵,荼姚啊荼姚,我太了解你了。本帝让你带领一万天兵抓拿夜神,然而你却带走了天界十万精兵,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要干什么吗?”

    天帝虚落的倒在身后的玉石座上,整个人看上去都老了许多。头顶多出许多白发,脸上亦是出现些许皱纹老斑。

    微微叹了口气,天帝继续说道:“以你的性子带上十万天前去出界,莫不是为了铲除夜神,以绝后患?为了你儿子旭凤能继承天帝之位,亦绝对不会对润玉手下留情。”

    “然而旭凤这孩子,重情重义,明辨是非,在他发现你的想法后亦是替润玉受死了吧。”

    天帝缓缓站起身子,用力甩了荼姚一个巴掌,放声大吼道:“来人,给我带天后去婆娑天狱。穿琵骨,洞金身,永世不得返回天界!”

    “太微,不是我,不是我啊。一起都是那杂种做的,是他杀了旭儿。”

    荼姚哭嚷着抱住天帝的大腿,痛苦求饶不已。

    然已经下定决心的天帝,却毫不留情的将其踹飞数十米开外,怒目瞪了荼姚一眼后,便转身离开了省经阁内。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