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玉胜离开,白易怀揣着期待等待夜晚的来临。

    别墅的小花园内,李梦正在打理着花园内的变异植物,白易透过落地窗看去,估计李梦是初到这里,有些无所适从。

    随即,白易推开门,到了花园前。

    “你晚上要出去?”

    李梦想了想开口道。

    “恩,是要出去。你就在这住吧,我表哥这就一个人。”

    白易笑着道。

    李梦看着白易笑脸,犹豫着最后还是没说出一些很幼稚的话。

    比如去夜店不好之类的。

    现在已经是末世,没有谁还是个单纯的小姑娘,白易是帮了她,两人是住在了一起,但她很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和白易的关系容不得指指点点。

    “注意安全,还有就是谢谢了。”

    李梦道。

    “昨天都说过了,当自己家就好。”

    白易还是很欣赏李梦的,有一定的原则,最重要的是不会有太多的过度联想。

    不像他电视上看到的一些女人,给了三分颜色就要开染坊,带回了家就把自己当成女主人。

    一男一女没有再多说什么,白易上楼找到了剑蝶费云。

    “老板,稍后我要去参加会议,很可能是我们伊县的车队暴露了。”

    费云道。

    “恩,我知道了。你打听一下,除了两座大桥外,有没有其他进入城内的通道。”

    白易想了想继续道:“算了,三天后我会安排其他剑蝶进城,让他们打听吧,暴露了也不会牵扯到我们。”

    “是,老板。”

    费云听令道。

    “对了,想办法把我是你亲表弟这个消息宣传出去,给那些想跟你拉关系的人一些可乘之机。”

    白易继续道,只有这样,自己才能尽快融入圈子,想办法去接近可疑的目标。

    当然,自己一定要表现的痴迷酒色一点,只有这样才符合有一个大佬表哥的人设。

    不过这样一想的话,自己完成明星梦也是为了公,为了帝国发展,即使夕艾那小丫头知道了,也不能对自己谴责。

    我真是太机智了。

    在白易怀揣期待下,晚上六点很快到来,只是张玉胜并没有过来。

    一个男子开车停在了别墅门口,白易开门。

    男子陪着笑脸对白易道:“小易哥,我是张玉胜的弟弟,我哥他临时被通知要参加会议,所以就安排我过来陪您。”

    “恩,我听说了。”

    白易道,车队的消息引起了城主的注意,此刻正拉着天佑之城的所有中高层商议。

    按照剑蝶不断传过来的消息,会议现在正商议到要不要出兵对伊县进行讨伐。

    剑蝶费云反馈的消息让白易知道来龙去脉,车队进入伊县很显然是被天佑之城的探子打听了实力,反馈到了天佑之城,最终引起了城主的重视。

    毕竟那是两百全副武装的武装势力,不是伊县那些散兵流勇组合在一起。从探子的反馈,会议上的人也知道车队两百人爆发出的战斗力比起他们末世后组建的一千城卫军更强。

    对于车队引起注意,有可能被讨伐,白易并不担心,相对的,白易还希望会议决定出兵讨伐伊县,只有大敌来犯,伊县的杂乱势力才会急忙寻找依靠,而坚韧无畏,战斗力极强的帝国单位无疑会成为所有人的主心骨,加快车队对于伊县的统一。

    至于天佑之城会不会直接耗费大量兵力扫荡收拢伊县,白易认定不会,如果天佑之城有这个想法,也不至于末世九个月了,伊县还是如此混乱。

    甚至,白易隐约觉察出,天佑之城和伊县没有爆发出大规模冲突,是因为这位城主有自己的想法,很可能牵扯到全世界布局的新纪元。

    男人继续开口,打断了白易的沉思,“小易哥,我哥对于失约很惭愧,特意交代我今天陪您到天亮,所有消费都有我承担。”

    “张哥有心了。”

    白易看着男子,“怎么称呼?”

    “张玉龙,小易哥叫我小龙就行。小易哥,春宵苦短,咱们现在走?”

    张玉龙献媚道。

    “走!”

    白易道,张玉龙为白易打开车门,随即开车前往山下。

    在路程上耽搁了二十分左右,汽车到了B区,在一条繁华的街道口停下。

    “小易哥,这里就是咱们城内比较出名的文化一条街了,今天咱们去的这家在城内也算排的上前十,里面的美女绝不少。”

    张玉龙为白易把车门打开,说道。

    “恩,那走着吧。”

    白易乐呵呵道,多长时间了,可算该到他见识见识了。

    到了门口,白易习惯性的观察,表面上看去富丽堂皇,在门口红毯上站着的除了四个腰间别枪的壮实大汉外,还有六个短裙少女依次排开。

    少女上半身是紧身白色短衣,露腰的那种,下半身则是蓬松短裙,超级短的那种。

    以至于少女每一次弯腰鞠躬,裙子上拉,都能让路过的人看到一番风景。

    “好地方。”

    白易赞叹,让张玉龙前面带路,踩着红毯进了地方。

    一进门,巨大的摇滚声,男男女女的嘶吼声汇聚在一起传入白易耳中,在闪烁的五彩灯光下,白易入眼看到一个巨大舞池和两个高高的台子。

    舞池内,是无数男女疯狂摇晃,台子上,短裙短裤泳衣的靓丽妖娆女子扭腰甩臀,比起某岛女团要更加赤果。

    不过白易却是眉头暗皱,虽然他不太了解这里的风土文化,但也知道像这种地方其实并不一定上得了台面。

    当然最让他反感的还是这里太吵了。

    “小易哥,咱们上楼,三楼包厢已经安排好了。”

    说着,张玉龙朝着白易挑挑眉,“今天这里的几个头牌都在安排好了,就等着陪小易哥唱唱歌,跳跳舞,以及……嘿嘿……”

    张玉龙对自己今天的安排还是有一定自信的,毕竟末世后的剩下的年龄段大多都是年轻人,整个城内有近四十万年轻男女,美女自然不会少。

    “换个地方的,这里太吵了,有点受不了。”

    白易道,这些让人兴奋,不自觉扭转身体的环境并不让他喜欢,反而有些反感。

    “啊……小易哥,行,那咱们换个不吵的地方。”

    张玉龙道,“小易哥着重想玩点什么,我根据您的喜好安排几个,您去看看。”

    “百乐门你知道在哪吗?咱们去百乐门。”

    白易道,他到城中就听说过百乐门了,跟民国的风格一样,很有复古的调调,最关键的是里面优雅,不吵,还有很多明星。

    “百乐门?”

    张玉龙陷入纠结,其实今天张玉胜本就打算带着白易去百乐门的,但张玉胜突然被召去参加会议,只好把白易交给他了。

    而百乐门是天佑之城仅次于A区帝王乡的娱乐场,张玉胜跟着白易去还好,有什么事基本都能解决,但他张玉龙可没有那个能耐,在百乐门真出些什么事,他不仅罩不住,自身都难保。

    摇滚不嗨吗?真是老年人心态。

    张玉龙心中腹诽,但也知道不能拒绝白易的提议,咬咬牙道:“走,小易哥,咱们这就过去。”

    “好。”白易笑着跟上,虽然这里灯光昏暗,但他是二级进化者,还是很明锐地注意到了张玉龙的挣扎。

    看来百乐门果然是个高级地方。

    猜测到张玉龙挣扎的原因,白易心中暗想。

    果不其然,等张玉龙带着白易跨过了一个街区,老远就看到了百乐门在夜空中闪烁着灯光牌。

    随着白易靠近,发现百乐门建筑风格如其名字,是民国时期的建筑,独立一块,不依靠于任何建筑,总高三层,建筑占地约有一个足球场大小。

    “小易哥,这一条街都是末世前特意打造吸引游客的民国风,而百乐门之前是就是一家高档消费的娱乐场。”

    “够奢侈。”

    白易看着被变异植物点缀的围墙,在围墙开口处,有一道宽大红毯从百乐门的门口延伸到围墙处,总长有近五十米。

    五十米红毯上站着两排身穿旗袍,身材姣好的漂亮女人,每一个女人头发都是民国时期的打扮,身穿的旗袍更是修身,特别是旗袍的开叉,再有十厘米就能开到腰上。

    别样的诱惑让来往的男性移不开目光,而女性则羡慕嫉妒都有。

    两排美女之外,是幽静,茂盛的花园,有专门的人每天打理着变异植物,五彩缤纷,煞是好看。

    更是在花坛的衬托下,百乐门的建筑在灯光下透出一股金黄,砂石墙面很是复古,墙壁上的奢华雕塑更是耀眼,犹如富丽堂皇的宫殿一般。

    “气派。”

    白易说出第二句赞美,走在他身边的张玉龙几番欲言又止,想提醒白易这里要规规矩矩的,又怕得罪了白易。

    “进入吧,放心,我不是什么惹是生非的主。”

    白易安慰道,迈着步子,在两排旗袍美女的娇声欢迎中走进大门。

    入门后内饰的装修再次让白易吃惊,暗叹自己真心是没见过世面。

    一名旗袍开叉的极高的靓丽女子迎向白易两人,笑容明媚道:“先生贵姓,有预约吗?”

    “白,没预约。”

    靓丽女子没有太多的表情变化,但内心中已经快速思考了城中姓白易的达官显贵,似乎都没有姓白的,而且白易二人看着也很面生。

    不过百乐门毕竟是百乐门,靓丽女子自然不会因为猜测白易身份普通就表露出不屑情绪,而是很客气道:“白先生,没有预约,又没有我们的贵宾卡的话是不能接待的,要不我先让人带着您去办一张贵宾卡?”

    “贵宾卡?”

    白易愣了下,随即想明白,百乐门面向的是城中的高层人,自然有一定的规章限制。

    作为在城里生活时间不短的老人,张玉龙开口道:“我哥是张玉胜,C区的纠察长,在这里有过预约,不过他今天有城内会议,没办法亲自过来。”

    “恩,张纠察长是预约过,请进。”

    靓丽女子稍加思索说道,作为这里的接待人员,她记得城中排的上号的中高层名字,同时,她们这里的消息也很灵通,知道今天城中有一定位置的官职人员都去参见了会议。

    靓丽女子带着白易两人绕过一道类似屏风的格挡,百乐门的正厅被白易观以全貌。

    正厅极为宽敞,除了一个点缀精美的舞台外,舞台下方是一排排有序的桌椅,布置上与民国时期的娱乐场布置类似。

    两人落座,一名靓丽服务生上前道:“两位先生要点什么?”

    白易到底是第一次来这种场合,为避免窘迫,随便扫了眼,就把菜单递给了张玉龙。

    我滴乖啊,一杯茶四百新币?

    白易暗叹自己未见过世面,目光扫向张玉龙,见这小子已经熟练的点完。

    很快,简单的茶点被服务生端上了桌,同行的还有两个娇美女子。

    白易看张玉龙,感觉这小子很上道,知道来这里不是填饱肚子的。

    服务生在这时提醒道:“两位先生,咱们这里毕竟是大雅之所,每个人都很注意形象,所以……”

    服务生没有把话说透,但白易也明白其意思,就是不管有多饥渴,都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一些暴露的事情。

    张玉胜冷漠点头,服务生识趣的离开。

    白易则观察站到身边,怯生生的女子,颜值方面不如服务生,举手投足间也没有气质,比起百乐门花费大力训练出来的服务生,这两个女子更像是专门招聘过来服侍的临时工。

    “坐上来。”

    张玉龙为白易带头,拍了拍大腿,朝着女子招了招手。

    白易有样学样,同时询问张玉龙,“怎么没有节目?”

    “小易哥,咱们过来的有点早,像他们这里一般要七点以后才算热闹起来,咱俩稍微等等,哦,对了小易,这里虽然不能做些大动作,但摸摸捏捏还是可以的。”

    张玉龙朝着白易使了个颜色,双手并用。

    白易这次没有学张玉龙这个色鬼,让女子学着旁边几桌那样给自己捏捏腿,目光漫无目的扫视着。

    而白易殊不知,张玉龙看似双手并用,实则内心还在祈祷着白易千万别惹出什么事,就自己这点斤两,在这里哪里罩得住。

    正在白易四处张望间,门口又过来了一批人,四个男人有说有笑,在旗袍女子的带领下步入正厅。

    白易下意识回望,暗道真的是缘分,又碰上了郝林。

    不过就不知道是他和高中同学的缘分,还是和新纪元的缘分了。

    今天的郝林没有带双胞胎妹子,而是拦着一个男人的肩膀道:“我说良子,你一个大男人竟然怕来这种地方,气管炎啊你!”

    被拦着男子反驳道:“我现在有妻子,不该来这种地方。”

    “唉,真是一根筋,放心,带你来这就看看舞蹈,不让你干……”

    郝林有些怒其不争,正要解释什么,目光正好与白易的目光相对,只感到一阵熟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